本命神田,次命鼬,饼生被这两人虐了无数遍依旧很爱,三命鸣狐,热爱刀男热爱腿!懒癌晚期……∠( ᐛ 」∠)_圈地自萌,不喜勿扰

[刀剑]鹤

鹤BG,异世界有,魔法设定有,无可救药的黑暗世界有,生存不易,请真爱身边的每一只鹤国永丸。

【鹤:喂!又念错我名字?!】

战斗技能点已归零,脑补吧……

1

鹤丸国永的现任主人,是个奇怪的家伙,初遇她时就知道,这个家伙不会是他们刀剑男士所熟知的人类审神者。

她只是一个奇怪的带着灵力的小偷。

没错,是小偷。

而鹤丸国永,就是被她顺便偷回来的。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

他还没有实体,只是在被她触碰到的时候,些许灵力通过刀身而来,让他有了意识。

他们是刀剑,是被时空局允许召唤,并拥有身体的付丧神。

可她,却不是审神者。

2

少女拖着一个长方体的包,走进了一间屋子,屋子很小,也很空荡,只有一张床与一张桌子。

最为显眼的就是少女手上的包了。

包里有很多东西,酒杯,宝石,各种各样的昂贵物品……但那把刀却是这堆贵重物品里最稀有的东西了。

少女唯独将它取了出来,拿在手中细细打量。

“很好的刀,只是混杂着一股泥土的味道。”她那双银灰色的眼微微眯起,“不知道能卖多少钱。”

卖?

鹤丸国永怀疑自己听错了,这个少女大费周章的将他带出来,竟然是要卖掉?

“可惜,对于现在这个时代来说,这样好的刀已经只是装饰品了。”

啊啊,还真的是啊。

看来他也最终逃不过,被当做摆饰的命运。

3

鹤丸国永不记得发生了什么事情,似乎是睡了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之后,忽然之间,便被那近来一直围绕在他身边的灵力唤醒了。

他还没来得及理清楚现状,就发现了那个少女正背对着她,脚边是奇怪的生物,不是溯行军,也不是检非役史。

而一旁窜出了另一只奇怪生物,齿间带着血迹,样子应该是才……不,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吧!那只生物直直的朝着少女袭击过去,张开的血盆大口就要将少女吃掉!可那少女却毫无动作,只是那么站着。

在他迟疑间,身体竟比大脑更先行动起来,拔刀就朝着奇怪生物砍了过去。

少女转头的瞬间,看见了一个纯白的身影,利落地挥舞着手中的刀剑,将那魔物一击斩杀。

那是……什么?

4

少女似乎被吓到了,不是被魔物,也不是被召唤的鹤丸国永,而是……被那一瞬间击杀的美。

他手上拿着的,正是之前她仔细打量过的刀。

“原来如此,你是那把刀啊。”少女恢复了正常表情,“难怪我看到你的时候会觉得不一样,因为你可以成人形是吧?”

“这可吓到我了,你竟然一点都不惊讶?”鹤丸国永收起了刀,“我是鹤丸国永,准确的来说,我是因你的灵力而诞生的付丧神。”

“这里是魔法的世界,魔兽,魔物,所有的魔法产物数不胜数,你这样的……不算什么。”

少女解释了一下,就走了。

“哦。”
“惊讶还是有一点的。”
“因为你看起来纯白无暇,异常的美。”

“就像一只……误入危险禁地的白鹤。”

5

少女的世界很是奇怪,可以说跟鹤丸国永所待过的地方,有着千差万别。

这里,是一个魔法的世界,生活中的一些东西都是可以用魔法代替的,比如……这个小房间里的灯,也是靠魔法石来发光的。

所以他这个付丧神在这里是完全不稀奇的。

而他这个主人……怎么说呢,在他做了“你现在是我的主人”这样的解释后,少女竟然还想着要把他卖掉啊!虽说身为刀剑,易主、被贩卖都是正常的事情,可是啊,怎么就觉得亲耳听到这样的话,很受惊吓啊!

总感觉自从来到了这个奇怪的地方,一直受到惊吓的都是他?

“我去各个地方窃取一些的东西,不过就是为了能赚钱。”

“真的那么重要吗?钱。”

“当然,你是付丧神,你不会懂的。”

少女说的很随便,也丝毫没有打算要养他的样子。

6

鹤丸国永对这个世界感到很新奇,他的主人也经常都丢他一个人……哦不,是一把刀在家,这让他有大把的时间可以去四处溜溜。

这样,不仅能多多了解一下这个世界,或许也能找到不被卖掉的方法。

小屋的后面有一条小河,清澈见底,边上还长着些狗尾巴草,他回去的时候还摘了一把,不过少女看了没有任何反应就是了。

离小屋不远的地方,有热闹的集市,他偶尔也会偷溜过去玩会儿,向人们打听打听赚钱的方法。

然而有一天,他又去集市上溜达的时候,遇见了跟那天袭击少女的一模一样的生物。

他知道,这是魔物。

是因错误的方法衍生出来的魔法产物,也是不需要有任何的同情心,可以直接斩杀的怪物。

于是那天,他在众目睽睽之下,拔刀冲向了那只魔物。

魔物在这个世界里,是常见的,却是只有魔法师能消灭的。鹤丸国永不知道这个,他只想做点什么,来证明他不只是单纯的摆设。

快速的解决完那只魔物,他获得了大家的夸赞,也有好心人告诉他,“以你的实力,可以去做赏金猎人了,那个赚钱可多了!”

7

“我也去赚钱吧,你看,我现在是人的样子,也许别的事情做不到,但我可以做赏金猎人!我可是听说了,那个的钱是最……”

“砰!”

鹤丸国永没懂,他只是不想要被轻易地卖掉,所以才趁着少女不注意的时间四处走动了一下。如果是因为钱的问题,他能帮忙解决不是更好吗?

可少女砸碎了杯子,那是小屋里唯一的一个杯子。

她生气的冲过去将鹤丸国永推倒在地上,匕首插在他的耳边,切断了些许发丝。

“如你所说,我是你主人的话,那你就听好了,我不需要你去赚钱,不许背着我去做任何工作!”她面露狰狞的说,“以后也不准在人前拔刀了!”

少女突然的转变吓到他了。

原来……他的行动,她一直都晓得。

只是你明明就一直是那样淡然的样子,为什么会突然变成了这样?为什么会有那样狰狞的表情?为什么看上去……那么的紧张?

8

鹤丸国永陷入了困惑之中。

这个世界很奇怪,如果说魔法跟灵力是同一种东西的话,他能理解。

这个世界的魔法,太过普遍,几乎是每个人都会使用魔法,只是强弱的区别。从这方面来说,他知道,魔法跟灵力又不是一样的东西。并且……这里有着很糟糕的东西存在,举例的话,就像是溯行军那样的黑暗产物。

可他的主人,不允许他擅自出行,这又是为什么?

少女回来了,带着吃的。

“主人,为什么不让我一起去?”

少女走路的样子有点瘸,她极力的掩饰并没有逃过鹤丸国永的眼睛。

“你去了什么忙都帮不上。”

“我是刀剑,是付丧神,既然被召唤至现世,战斗就是我唯一的目的。”他很难得的跟少女说这些太过正经的话。

“吃吧,晚饭。”少女将吃的放在桌子上,转身就要朝着床走过去,却被鹤丸抓住了手腕。

“喂……”

“受伤了也不会说,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吗?”他将少女打横抱到床边,在少女正酝酿着要说什么的时候,抬起她的脚腕,撕开了她的裤脚。

“鹤!”少女尴尬的想要收回脚腕,“你放开,这点伤用魔法治愈一下就好了的!”

“别骗我,你又不会治愈魔法。还有……我就这么不值得你信任吗?”鹤丸国永止住了她的动作,金色的眼正好撞进了她那原本什么都没有,此刻却不自然的眼里。

那是很好看的银灰色,带着点羞涩,带着点不自然……脸颊也因为他的凝视而变得通红。

啊啊,这样的主人,也真是吓到他了。

9

少女几天没有跟他说过话了,他能感觉的出,少女是害羞了。

这样才是正常的人类啊,这样的反应,才能让人觉得,少女其实是活着的。

“你在做什么?”鹤丸国永从身后靠近少女,他的接近也让少女变得紧张起来。

“没什么!”少女在擦拭匕首,为了下一次的工作做准备。可她现在没有什么心思擦匕首,因为鹤丸国永的靠近,让她无法专心去做事!“你要没事就去那边呆着吧!”

鹤丸国永只是笑了笑,啊,被打乱节奏的主人,真是意外的……让人喜爱。他调皮的走到小屋里唯一的灯源处,说,“主人,我要关一下灯哦!”

“不可以!”

灯还是被鹤丸国永关掉了,早就已经熟悉了这个魔法灯的结构,关起来已经是变得很顺手了。

“喂,你又在搞什么!”少女紧张地握紧了匕首,她的眼睛并没有鹤丸国永那样能够快速的适应黑夜,如果此时来人突袭,她可能会陷入被动!“鹤!”

10

鹤丸国永轻柔的牵起她那紧握着匕首的手,轻声的在她身前说,“主人,不要紧张。”

少女怔住了,不知道鹤丸国永在搞什么鬼,可不得不承认,被他牵着的时候,会不自觉的放下心来。

“你搞什么鬼?”她冷静了下来,试图恢复以往的态度。

“你一会就知道啦,放心,我在你身边的。”

哪怕是尚未适应黑暗的眼睛,也能在一瞬间找到鹤丸国永的金色眼眸,明亮的像星光,非常的美丽。这让少女想到了第一次看见鹤丸国永时的样子,那就像是从天而降的天使,带给她一种……神还没有抛弃她的感觉。

忽然间,星星点点的绿色萤光自周身飞起,将她眼前的鹤丸国永照亮,他的脸满是温柔,仿佛她是唯一的那个值得他去爱护的人,他将她的手放置唇边轻吻,说,“主人,喜欢这个惊喜吗?萤火虫可真是很难抓到啊。”

“……”

少女说不出话。

这样的鹤丸国永,比起平时的恶作剧,现在的情况可以说是……很变态了。

可这样的鹤丸……让她的心跳漏了一拍,柔情的像是她的恋人一样,让她有想要依赖他、可以依赖他的想法。

“果然……”很久之后,她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明天还是把你卖掉吧。”

“哈?!”

11

少女没有卖掉鹤丸国永。

因为像鹤丸国永这样的东西,在这个魔法世界里很是珍贵,却并不值钱。大部分的工具已经被魔导器具所代替,就连武器,也是有专用的魔法剑这些。就算是用来作为装饰,也不会有人花大笔价钱来买一把刀的。

“哎……”少女不知不觉间,已经叹气十三回了。

“哟,这不是梅吗?”一个奇怪的少年突然出现在少女的身后,他像是看到了多年的好朋友一般,高兴地冲过去抱住了少女,“梅,你终于舍得回来了?真是的,一个人出去这么久也不告诉我!”

“……”少女一掌朝着他的下巴打了过去,被少年迅速的躲开了,“我没有要回来的意思,你也不要表现的那么亲热,我跟你可没好到这种程度。”

“诶,梅你什么时候这么扫兴了,明明我们那~么~熟~了~”少年做了一个做|爱的动作,“真是想念你温软的身体啊~”

“你还是去死吧!”少女手中的匕首,忽然间就朝着少年刺了过去。

战斗一触即发,绚丽的魔法在两人之间不断碰撞,像炸开的烟花。

12

少女惊讶的看着突然冲出来的鹤丸国永,他站在她的面前,以刀挡下了那个奇怪少年的匕首,一言不发。

“哦~梅,这是你的新欢?”少年饶有兴趣的看着鹤丸国永。这个人跟他们是不一样的,行装,身体,还有那毫无魔力的刀剑。

“你要再说一句侮辱她的话,我会斩下你的首级!”鹤丸国永发现自己一点都无法抑制住杀意,他想要杀了这个人!

他一直躲在暗处,因为他想要知道少女是不是真的要卖掉他,可没想到突然出现这么一个人,竟然大胆的拥抱少女,还不知廉耻的说了那些话……让他没办法忍耐。

就算,他们之间的打斗,少女是占上风的。

“哈哈哈哈哈,梅,你的新欢可真是大胆啊!”少年大笑着,“斩下我的首级?哈哈哈真是的,听到这么傻气的话,真是吓我一跳。”

鹤丸国永的杀气,更加锐利起来。

“鹤。”少女忽然握住了他执刀的手,相处这么久以来,第一次对他笑了,“没事的,不用那么紧张。”

“主人……”

“噢~原来如此,你的新欢……不是人类啊!”少年尖锐的捕捉到了鹤丸国永的独特之处,虽说在这个世界里,什么样的人都会有,但他也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高于人类的存在。“真是不简单,那他是谁?传言中并不存在的神?”

“是谁都不重要,因为……”

少女忽然间变了个人似的,以鹤丸国永来不及反应的速度,再次跟少年打了起来。最后,以少女的匕首捅进少年身体,而宣告战斗结束,银灰色的眼里毫无波澜。

“你本来也是要死的人了,知道那么多也没什么用。”

她这次的工作,是除掉这个少年。之前的叹气也不全是因为卖不掉鹤丸国永,而是因为要跟少年见面让她很不愉快。

少女擦掉脸上的血,回头对着鹤丸国永说。

“回家吧,鹤。”

13

“这里并不适合你生存呢,鹤。”

少女思考再三,还是决定跟鹤丸国永摊牌。

她所处的这个世界,已经逐渐变得不再能够生存了,这里的黑暗更加不适合一个付丧神。而她也不想再因为上次少年的那种事情,让鹤丸国永暴露在魔法师面前,很危险。

他的存在对于魔法的世界来说并不稀奇,却是唯一。

这么久以来,若不是她在保护着他,只怕早已经被那些不怀好意的人利用了。一旦被那些人利用……也许他将会成为这个世界里最恐怖的存在。那是比起鹤丸国永的世界里的溯行军更加恐怖,甚至是无人能抵抗的存在。

因为这里没有所谓的审神者,也没有其他能与溯行军这种东西抵抗的付丧神。绕是她在这里寻找这么多年,也依旧无法找到净化那股黑暗的方法。

不让他去工作,很少让他出门,全是因为害怕他会被那些人盯上。

像他这样纯白的鹤,也不适合被人类豢养吧?

“我不要。”

“我明天会送你回去,或者……替你找一个新的主……!”

鹤丸国永忽然凑近了少女,想要看清楚那双银灰色眼里所透露的真实感情。那并不是真心想要送他离开的样子,他看见了,看见了少女眼里的不舍、难过……

“为什么要送我走,我留在你身边,你不高兴吗?”

“因为……”

“我不走,因为,我喜欢你啊!”

喜欢你那坚强的外表,喜欢你那受到惊吓的表情,喜欢被打乱节奏时的样子,喜欢待在你身边,即使只能做一个毫无用处的装饰品。

“鹤……?!”

少女的节奏,再次被鹤丸国永打乱,想要说的话,也因为鹤丸国永的吻而无法说出口。

其实,我也是啊。
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喜欢上你那清亮的眼,纯白的身影。
那可真是被吓得最严重的一次了,因为你可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神明”。

14

“梅是你的名字吗?”

“恩。”

“那……”

让我用“神明”的权利,将你神隐吧。

评论(4)
热度(17)
© - 叶因elot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