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神田,次命鼬,饼生被这两人虐了无数遍依旧很爱,三命鸣狐,热爱刀男热爱腿!懒癌晚期……∠( ᐛ 」∠)_圈地自萌,不喜勿扰

【刀乱末日企划】病娇三十题·太郎篇

♡ 企划番外,主页→ @末日企划主页 
♧ ooc有,私设如山,婶有名
♢ 整篇偏黑,接受就继续吧
♤ 病娇三十题之六:躲在暗处的面孔和裂缝般的笑容,安静地宣告着暴风雨即将来临。
_(:з」∠)_好了,红桃黑桃梅花方块齐了,我心里终于舒坦了[喂]

主线:太郎篇一太郎篇二太郎篇三联动四联动五联动六太郎篇七

企划番外:幼女番外再做三日梦

 

*****
「那个女人……」
「看她笑得那么开心,那么暧昧……我看得出来,她是喜欢你的。」
「可她明明结婚了,无名指上那钻石戒指的光辉,美丽得让人厌恶。」
「即使这样,也要在你的眼前瞎晃?」
「无法容忍啊!」
躲在暗处的面孔和裂缝般的笑容,安静地宣告着暴风雨即将来临。

 

新闻上报道,近期发生了一起女性被害事件,死因暂且不明。
“经过法医的初步判断,这具尸体已经死了有七八个小时,全身上下大约有二十多处抓伤……”
摄像机转向那被白布盖住的尸体,从裸露在外的手臂,依稀能看出那抓裂了女性细嫩皮肤的伤痕,无名指上的钻石戒指,无情地散发着光亮。
「真是惨。」
少女歪着头,抱膝坐在床边的地毯上,神情有些恍惚,手指不停地扣着地毯,脸上逐渐露出一丝幸灾乐祸。
“叮叮叮——叮叮叮——”床头柜上的电子钟表传来一阵响,指针刚好停留在九点,窗外的阳光已经透过窗帘缝隙,洒进房间里。
九点了。
要是平时,这个点儿出门,她该迟到了。
“咔哒。”一声,大门被人从外面开启,一身黑色狩衣的付丧神端着两个饭盒走了进来。
“今天食堂的伙食不错,但你还不能吃那些,我只……”付丧神还未说完,就已被冲过来的少女抱住。“怎么了,还在不舒服吗?”
她摇头,闷声闷气地说,“我们去……逛街吧。”
“约会”二字卡在喉咙里,说不出口。她不忍心将眼前这位付丧神拖入更深的尘世之中,可她也不知,这份想要他时时刻刻都陪在身边的想法,还能抑制多久。
更加不知,如果他知道了自己丑陋的一面,是否还会像刀剑忠于主人一样,忠于她这个审神者?又是否还会像溯行军来袭时那样,手持刀剑挡在自己身前,不让敌人靠近一步?
“你不是还在发烧吗?退了吗?”付丧神把手里的饭盒往旁边的柜子上一放,将少女单手抱起。额头相抵的瞬间,她的脸比发烧时还要红上一些,活像一个大番茄。但他毫无自觉,殊不知令少女脸红的原因,就是自己。“我看你的烧还没退,脸也很红。”他的大手抚上雪明的脸,许是刚从外面回来,他的手有些凉,摸起来很是舒服。“好不容易请个假,还是先休息吧。”
真是温柔啊——
“我们去逛街吧。”她无力地趴在太郎的肩上,再次提议。
温柔又强大,却对尘世懵懵懂懂的人,犹豫着轻抚她的背脊。自从生病以来,少女显然比以往更加粘人……或者说更加的依赖于他。能被人所依赖,他觉得是一件好事,可又觉得,主人对他的依赖并非那么单纯……
那是他所不懂的感情。
付丧神并未立刻答应,而是将此刻依赖着他的少女放到床边,自己又折回来拿饭盒。
“呐,好不好……?”眼看付丧神不回话,少女带着祈求地说,“在科研所就一直闷头做实验,好不容易能休息一下,我也不想每天都呆在家里,吃了就睡,睡醒了就吃……”
她想要更多的能够跟付丧神独处的时间,想要更多的有关他的回忆,至于去哪里,做什么,都无所谓。
只见付丧神走回来,将饭盒放在床边的矮桌上,蹲下身与她平视,言语间带着些许无奈,眼里却不自觉的带上一丝宠溺,“下午带你出去走走,现在好好吃饭?”
“嗯……”
就是这样的眼神啊,让她一次又一次的沦陷其中,无法自拔。就这样吧,不要让她知道,那眼神背后是怎样的理由。

 

「为什么你们要喜欢他呢?」
「为什么明知道他是我的,还要接近他呢?」
「明明在他身边的是我,为什么还要搭讪他,向他投去爱意的眼神?」
「为什么……」
少女的手里拿着一把匕首,她细细地擦拭着匕首的刀身,些许铁锈色的块状物被顺带擦了下来。
她支开了付丧神,将匕首藏于外衣之下,出了门。
殊不知,从出门的那一刻起,便被人跟踪上了。

 

“据调查,前几日失踪的女性已经被警方找到,这两起事件无论是从残害方式,还是时间和身份背景上来看,都几乎没有共同点,她会跟之前那位女性有什么关联吗?”
电视上,随着记者走向案发现场,镜头也转向了那被放上担架的尸体。
少女依旧坐在床边的地毯上,并没有看向电视,而是打开了便携式的小型电脑,飞快地浏览着屏幕上的信息,最后停留在一张个人资料上。
“你在看什么?”
“呀!”
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专注看资料的少女,吓得她立刻关掉了电脑,收回手的一瞬间,还把矮桌上的水杯给弄倒了,幸好里面的水不多,也多亏了地毯,水杯才没有摔碎。
付丧神的手里是少女的常用的发圈,上面有些深褐色的斑驳印记,她下意识的摸了摸披着的头发。
难不成……是昨晚落在哪里的?可千万不要是在外面找到的啊。
她有些心虚。
“没什么……听说最近有人要来报道,我只是随便看看。”
付丧神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似乎是想从她的脸上看出真假来。他放弃了,他的审神者正满脸无辜的跟他对视,靛蓝色的眼里满是受到惊吓的不安,双手也毫无自觉地抓紧了裙摆,像只可怜的小动物。
惹人怜爱。
“主人。”付丧神在她面前坐下,拉着她的一只手说,“你有什么烦恼吗?如果你不嫌弃,可以说与我听,我会尽力去理解尘世间这些复杂的事情。”
少女眨了眨眼,丝毫不敢相信他会说这样的话,真是有点被吓到。
他是刀剑付丧神,是高高在上的“神明”,而她只是一个普通人类啊。
“我……”她将付丧神的手抬起来,掌心对掌心,十指相扣——“我想要你一直陪在我身边。”

 

「他最近有些奇怪,不知是什么原因。」
「不过近日来围在他身边的女人减少了,这我就放心了。」
「只要他在我身边,别的都无所谓。」
嫉妒使人生恨,占有欲使人失去理智。

 

第三起杀人案出现了。
三件事的共同点除了都是女性之外,并没有任何相似的地方。这次的手法却是相当的利落,仅有脖子上一处致命伤,是冷兵器所为。
少女呆坐在窗边,看着每日都会按时去给她买饭的付丧神正不急不缓的朝着公寓大楼走来。
不多时,家门已被人打开。
少女见他回来,欣喜若狂地跑过去抱紧他。
“欢迎回来!”
抱紧他的双手很用力,像是要把他揉进身体一般的疯狂……付丧神轻柔地将她推开,带到矮桌旁坐下。
“主人,小心你的伤啊。”付丧神说。
一回想起昨日发生的事情,他就无法冷静下来。从未想过,他跟在少女身边,竟然还能让她遇到危险,这无疑是他的失职!
少女摇摇头,脖子上洁白的绷带渗出些许血,脸上手上皆是绷带的影子。但她似乎没觉得痛,再次抱住身边的付丧神。
“我很高兴。”
是的,很高兴。
很高兴在被人劫持伤害的时候,她的付丧神能毫不犹豫的杀了对方,哪怕那个女人是她的同僚。
「如果受伤能让你一直在我身边,我也心甘情愿。」
金色的眼担忧的看着她,而倒映在他眼里的自己,却已经变得不再是当初那个单纯的少女。过去的自己每一刻都在死去,新的自己又不断地重生,每一刻却都更爱眼前之人。
付丧神回抱住少女,像她用力抱紧自己那样,将她圈在怀里。
好似某种他从未有过的情感,自心底冒出,一点点的扩大,想要做些什么,想要表达些什么……可他不太明白那是什么。
“我不会再让你遇到危险了。”
他把少女抱地更紧,近乎无意识的,就像她以前吻他那样,轻轻地吻住少女的额头。
少女惊讶地睁大了眼睛,不是因为他的话,而是因为他的举动……这般亲昵的举动,他还是第一次做!
疯狂的想法占据了大脑,付丧神的主动让她无法再理智的去依赖他!
「想要将他拉入这肮脏的尘世之中!」
「想要他是我一个人的!」
「想要他只爱我一个!」
“只要是在你身边,我不惧任何危险……”她伸手捧住他的脸,带着祈求的意味亲吻他的唇,“叫我的名字。”
“……雪明。”
“跟我一起堕落吧。”
“太郎。”

评论
热度(30)
© - 叶因elot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