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神田,次命鼬,饼生被这两人虐了无数遍依旧很爱,三命鸣狐,热爱刀男热爱腿!懒癌晚期……∠( ᐛ 」∠)_圈地自萌,不喜勿扰

【妖灵缭乱】鲶尾1·夫诸

◆ 企划文,主页走→ @妖灵缭乱
◆ ooc,渣文笔,意识流,私设如山
◆ 鲶尾BG,婶有名

1
[又是那只黑色的鹿。]

鲶尾第一次见到它的时候,是粟田口西南方的城镇发生了洪灾。那场洪水带走了许多人的生命,人们为之悲伤,发出伤痛的哭泣声……
等他安排完所有转移灾民、清理现场的事项,独自在空无一人的地方寻找幸存者的时候,见到了那只鹿。
不似白鹿,亦不似梅花鹿。
而是浑身漆黑,头有四角的黑鹿,那双像鲜血一样红艳的双眼,让他一度以为,它是死神。
它是来带走那些遇难者的亡灵的死神。
可它只是默默地在水面上走动,水面因它蹄子的动作荡出圆滑的水纹,红艳的双眼盯着四周,不知在找什么。

这次,也是一样。
它在空无一人的地方,在刚发生过洪灾的城镇,在那水深过他膝盖的水面上来回走动。
“你是死神吗?”
问声,黑鹿停下了脚步。
四目相对的瞬间,鲶尾见到了它眼里的惊讶,像是在说“你怎么也在这里”一样。
“每次都会在洪灾发生之后见到你,你是死神吗?”鲶尾问。
这与众不同的样子,比起白鹿来说,它是更偏向于阴暗一面的生物,理解为死神,也不为过吧。
黑鹿没有回答他,在沉寂一分钟之后,它突然朝着某个地方,在水面上奔跑起来。
水面因它的动作而掀起好看的弧度,再次落入水中泛起阵阵涟漪。
“……就算不是,也不用有这么大的反应吧……”
黑鹿的举动,让鲶尾挠了挠头。
可他还没往回走几步,身后的废物堆里忽然响起了蹄声。
黑鹿的嘴里咬着一个人的衣襟,它回来了。而那个人,正一脸惊恐的看着鲶尾。
“救……救救我……!”沙哑的声音带着恐惧,他甚至不敢说的激动,深怕这只黑鹿会咬断他的脖颈。“求求你……”
但鲶尾知道,它不会那么做。
就在他想要走过去的时候,黑鹿放下叼着的人,迅速消失在了他的视野中。
就像从来没有来过一样。
鲶尾检查了一下那人的状况,除了一些皮外伤和精神处于绷紧的状态,并没有什么致命伤。
可那只黑鹿究竟是?

[那是夫诸啊,是可怕的凶兽!只要有它出现的地方,就会招来大水,将村庄淹没!]
那之后,鲶尾再也没有遇见过那只黑鹿,取而代之的是他时常会听人们说起,有关夫诸的事情。
[夫诸,似白鹿,有四角,招大水。]
[百年成精,知晓人言,是食人。]
一个从洪灾之中幸存下来的老婆婆跟鲶尾描述人们口口相传的凶兽长什么样子。
除了似白鹿这一点,鲶尾觉得,那只黑鹿就很符合老婆婆的描述。
且不说近三年来发生洪灾的次数至少有四次,鲶尾每次前去灾区帮忙时,都会见到那只黑鹿,大概……它真的就是夫诸吧?
可说来也奇怪的很,但凡每一个跟鲶尾聊到过“夫诸是凶兽”的人们,都不约而同的失踪了。
绕是前去查探,也查不出个所以然。
那些人像是被“神隐”了一样,失踪的毫无线索可言。

>>>>
“听闻前两日城中的祭典上发生了大骚乱,人们发现了一只怪兽。”出羽城城主一期一振放下手中刚看完的文书,看向同在殿内议事的自家弟弟——鲶尾藤四郎。“目前统计下来的伤亡人数,死三人,伤者无数。”
“这不是第一次了吧,我记得去年这时候也说看见了怪兽。”
“不仅如此,人们本以为可以顺利的捕捉它,却被一阵大水给阻拦了。说来也是奇怪,这大水并没有淹没城镇,仅仅是阻拦了人们的追逐。”
一期一振的话让鲶尾想到了那只黑鹿,那只被人们称之为“夫诸”的凶兽。
“他们看清那个怪兽了吗?”鲶尾问。
“像鹿。”
也许真的是它!
单从这些信息里得知的情况,鲶尾也不太确定那个怪兽就是黑鹿,可是这些信息都指向了“夫诸”。
“唔……”他沉思了一会,自告奋勇道,“我去看看吧,若是那只怪兽还会再来,百姓也不得安生。”
“也好,你要多加小心。”

夫诸行至湖边饮水,从人类的城镇被驱赶到此处森林之中,已有数日。前几天在祭典上,夫诸被热闹的气氛所感染,一不小心就现身于人类眼前,引起了大骚乱。
至今,它都能记得人类看到它时,眼里的恐惧、愤怒,因为它是夫诸,在人类的认知里,那是招致洪水的罪魁祸首。
“呜……”
它轻轻地舔舐着腿上的伤口,那是它在犹豫着要不要将眼前这些人类当做美味佳肴享用时,被他们用武器砍伤的。
后来,它还是跑了。
[还是等伤好了再说吧。]
[但是……我饿了。]
它忽然扭头看向树林间,那里竟不知何时站了一个人。许是森林之中光线较暗,那人穿着一身黑衣,行动起来反而不易察觉。
那人走上前来,星星点点的阳光从树叶间洒落在他身上,将他的样貌照亮——只见那是个俊朗的少年。
“果然是你啊。”
[啊,是你啊。]
只是夫诸的话在他听来,只是动物间的叫声。
“你是夫诸对吧?”
“夫诸,像白鹿,有四角,招大水。可是又很奇怪,为什么你是黑的?”
他还是知道了啊。
随着少年一步步的向它靠近,它就明白,自己曾经吃掉那些说它八卦的人的事,他都知道了。
“你是妖兽,能通人言对吗?”少年在离它两米的距离停了下来,“我听说,跟妖兽签订契约,就能实现我的心愿对吗?”
夫诸点头。
“我是鲶尾藤四郎,来签订契约吧!”
少年的话语让它震惊。
在看到他的时候,它就以为他是来报仇的,或者是将它捉回去让人们发泄呢?不管是哪一个……这个结果都是它没想到的。
它是喜欢这个少年没错,因为他待人很好,身边总是那么热闹,热闹的让它觉得如果自己现身,他也会像对待那些人一样对它。
但它始终没有这个勇气现身,直到他发现了每次在大水时都会出现的夫诸。
“怎么,不愿意吗?”少年朝它伸出手,“愿望达成,或者我死了之后,你吃掉我也没关系哦。”
夫诸伸头蹭了下他的手掌,[你不怕吗?]
“咦,原来你会说话啊,”感受到一阵混沌的声音传来,少年惊讶了一下,“我还以为那些人骗我呢,因为你从来没说过话。”
[我无法说话,只能这样交流。你的愿望是什么?]
“安宁。”少年说。
[用你的心脏来交换吧。]
“!”
霎时间,一阵狂风席卷而来,少年的心脏像是被一双无形的手掐住一般,让他痛到无法呼吸。
狂风之中,是夫诸那逐渐转变的身形。那只黑色的鹿,像在蜕皮一样褪去了黝黑的鹿皮。少女般白皙的肌肤从中而出,成了这昏暗的森林里一抹耀眼的亮色。
少年并未看见它的转变,因为待他反应过来时,心脏不痛了,眼前只剩下了一个赤/身/裸/体的少女眨巴着那双红艳的眼,盯着他。
“额……夫诸?”
少女开心地抱紧了他,[嗯!夫诸……不,我没有名字,你给我取一个吧!]
“诶?那就……叫 式 吧。”

评论(6)
热度(7)
© - 叶因elot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