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神田,次命鼬,饼生被这两人虐了无数遍依旧很爱,三命鸣狐,热爱刀男热爱腿!懒癌晚期……∠( ᐛ 」∠)_圈地自萌,不喜勿扰

【刀乱末日企划·小狐丸&三日月宗近&太郎太刀线】第五章

联文第五章!(˵¯̴͒ꇴ¯̴͒˵)能一路被太郎照顾真的实在是太幸福了!

主线:太郎篇之一太郎篇之二太郎篇之三联动部分四

企划番外:幼女番外再做三日梦


晚寒:

企划文,企划主页请戳 @末日企划主页 此为第二段时间线。
与爷爷婶 @酒狸 以及太郎婶 @- 叶因elot - 联文决定。
流水账预警,有意见请留言。

  
  

“唉我还以为能撞飞他们呢。”

  
  

丘玖在车里看到三日月和小狐丸解决了战斗之后,叫了后排刚刚睡醒仍旧意识模糊的羽生跳下了车,跑到车前查看。

  
  

“有没有撞坏?”

  
  

羽生问着,她对于车辆并不很懂,刚才那一撞可谓开创了人类对抗溯行军的先例,如果有用,那么无疑做出这一伟大壮举的丘玖将是开山鼻祖。

  
  

“车灯被撞坏了,”丘玖趁着太阳未落山,还有一点微弱的光仔细查看车辆的状况,车辆的左前灯严重损坏,连带着左半边车头凹进去了面积不小的一块,“看样子已经无法提供正常的照明了。”丘玖遗憾地说着。

  
  

“我去把背包拿下来。”羽生听她说完,打算跑去拿了背包,却被丘玖喊住了:

  
  

“等等羽生,你看那边,”她指了指距离车不远的小木屋那里,木屋的门口倚坐着一个面色苍白的女孩子,她的身旁立着一个身材颇为高大的身着黑色狩衣的男子,他的手里握着一把长约两米的刀,三日月和小狐丸正在同他交谈,从两刃的神情来看,那位黑子男子似乎不是坏人。

  
  

“那个女孩子,是不是受了伤?我们过去看看吧。”丘玖率先跑过去,蹲在那个女孩身边,受伤的女孩面露迟疑。

  
  

“你是……?”

  
  

“啊抱歉,就这么冒冒失失跑过来了,”丘玖眨了眨眼,“我叫丘玖,那个蓝色衣服的三日月。”她简单介绍了下自己,“你还好么?看你的脸色好像很差,哪里受伤了?”

  
  

在丘玖照顾那女孩的时候,羽生从车里把装满了食物与生活必需品的背包抱了下来,因为她自己也背了个包的缘故,只能把丘玖的包抱在怀里,一步一蹒跚地朝着小狐丸他们走去,小狐丸看到自家主人摇摇晃晃吃力地走过来,赶忙跑去帮她拿了怀里的包。

  
  

“那个女孩,是小狐丸殿下的主人么?”

  
  

太郎太刀看着三位少女,她们看起来都不过20岁左右的年纪,稍显稚气的脸上却丝毫不见普通女孩子的惊慌失措,恰逢乱世却镇定自若,这一世的主人,还真是出乎意料呢。

  
  

“是的,在这里碰到小狐丸,我也没想到呀。”三日月温和地看着羽生和小狐丸,距离上次相遇相隔甚久,三日月自己都没想到竟然还能再被人召唤现身,再一次和友人相遇在末世。

  
  

这边的小狐丸看到两刃的目光都在看着自己和羽生,不由得笑了起来:

  
  

“哦呀,这是在讨论我们么,羽生殿有点怕生呢,可别吓着她了。”

  
  

羽生闻言不爽地盯着小狐丸,你才怕生你全家都怕生。

  
  

她站在小狐丸的身后看着比她高出两个头不止的黑衣男子,“小狐丸,他是谁?”

  
  

“太郎太刀,曾经被供奉在shen she里的刀。”小狐丸回答着。

  
  

“虽说是被供奉起来的刀,但实力也是不容小看哦,哈哈哈。”一旁的三日月笑着。气氛温馨得仿佛这里不是末世而是某个平安的年代的傍晚。

  
  

“那个…可以帮我一下么,她受伤了我想把她扶进去。”

  
  

这时一旁照顾樱井的丘玖发声了,羽生以及其他三刃将目光投向了她,只见丘玖将樱井一条胳膊搭在自己的肩上,她的手臂穿过樱井的后背扶住她的腰将她搀扶起来,“哦,她叫樱井雪明,她说她是…”

  
  

“她是我的主人。”太郎太刀补充完丘玖的话,丘玖冲他笑了笑,吃力地扶着她转身,羽生见状立刻跑了过去帮忙。

  
  

“主人她似乎受了些伤,之前我们在药店遇见了加州清光和他的主人,”太郎太刀有些担忧地看着木屋,“在那里有给主人抹过药,不知现在是否好些了。”

  
  

“嗯…交给小姑娘们吧吧,她们可比咱们懂,哈哈哈哈。”三日月看得很开。

  
  

“天色也不早了,三日月殿我们去找些柴火如何?”

  
  

小狐丸望了望天空,暮色四合,A市的shen she地处郊区,除了一条径直通往市内的公路之外,也没有其他的路可以走,这条公路的两侧生长着参天的树木,原本树木之间只是低矮的草地和灌木丛,但是现在树木之间净是些及膝高的植物,那些原本就高大的乔木更加得高耸入云,使得道路两旁像是原始丛林一般深邃。

  
  

“是要烧火么?”

  
  

“是啊,主人们在晚上会怕冷吧。”

  
  

“好,我知道了,”三日月欣然同意,“那么,小姑娘们安危就拜托太郎太刀来守护了哦?”

  
  

“请交给我吧。”太郎太刀尽职尽责。

  
  

小狐丸和三日月离开之后,安顿好了樱井的丘玖和羽生从屋里钻了出来,看到门口不见了自家刀,颇为疑惑,还未来得及文太郎太刀就先开口:“小狐丸殿下和三日月殿下去找可以点燃的树枝了,两位尽可放心。”

  
  

“树枝啊……这就好像是露营一样诶,”丘玖说着,她看着路两侧高度惊人的植物,感觉到一股寒意袭来,“…这里的树木原来有这么高的么?”

  
  

“原来并没有,只是这几天植物都在疯狂地生长,”羽生答疑解惑,“市内也是这样,没想到就连郊外都变成这样了。”

  
  

“羽生在这个城市生活很久了么?”

  
  

“从小生活在这个城市而已。”

  
  

“哦…真好呀,这个城市的氛围我挺喜欢的,”丘玖叹了口气,“唉,只是还没好好的在这里定居就发生了这种事……”

  
  

“雪明殿下怎样了?”太郎太刀依旧心系主人,从木屋的窗户向里张望着。

  
  

“放心好啦,她已经睡下了,”丘玖说,“她后背的伤只是撞伤而已,有些淤青。”

  
  

“那就麻烦丘玖殿下多多照顾她了。”

  
  

“没事啦,应该做的。”丘玖对着太郎太刀笑着。

  
  

“他们,回来了。”一旁沉默许久的羽生看着小狐丸和三日月从路对面的森林里走出来,怀抱着一些柴火,羽生迎了上去接过小狐丸怀里的东西,按照粗细将树枝摆在木屋的门口,丘玖愣了愣也跟着过去接过三日月怀里的树枝,学着羽生的样子摆放着。

  
  

“你的那堆,”羽生停下了手看着丘玖。

  
  

“嗯?怎么了么?”

  
  

“先不要摆,那些是用来添加的。”

  
  

“哦哦,好。”

  
  

小狐丸看着羽生熟练的动作,不由得有些惊讶,不过也只是有些而已,他的主人已经展现给他太多吃惊的一面,或许再多一些都不会太过于惊吓。

  
  

“hoho,羽生殿下很会生活嘛。”三日月赞赏地看着忙碌的羽生,“丘玖殿下也不错呢,竟然还会开车,真是让我这个老爷爷吃惊呢。”

  
  

“啊哈哈…毕竟这是生存的必备技能呀,”丘玖给羽生打下手,“好了,我去拿打火机,羽生,之前我给你的包在哪呢?”

  
  

“小狐丸拿着。”羽生头也不抬。

  
  

“嗯?啊,在门边上。”

  
  

丘玖跑去拉开背包侧面的拉链,从里面拿出一个银质打火机以及几张废弃的宣传单,她将纸点燃,放进了木柴堆,羽生小心地添加细小的树枝,没多一会明亮的火苗便窜了出来,在昏暗的光线里热烈的跳动着,而这时天也完全黑了下来,一时间只剩下火堆的周围充满了温暖明亮的光。

  
  

“这下终于可以休息了呀。”三日月坐在一团垫子上,这是丘玖在木屋里发现的,正好有五个,她全都拿了出来,两人三刃围在火堆的旁边,吃着丘玖带出来的便携食品,全当晚餐。

  
  

“嗯嗯,这个名为面包的食物口感真不错呢。”小狐丸看着手里的一块手撕面包,绵软的口感让他非常惊喜,“堪比油豆腐呐。”

  
  

“哈哈哈,现世的食物意外的很棒哦,要是有一杯热茶就好了。”三日月完全赞同。

  
  

“你们喜欢就好。”丘玖啃完了她手里的食物,“吃饱了还真是有些困呀。”她揉了揉眼睛。

  
  

“今晚我们轮流守夜吧。”羽生抱着膝盖缩在小狐丸身边。

  
  

“可以诶,可是谁来值第一班呢?”

  
  

“我和羽生殿来吧,”小狐丸提议。

  
  

“之后我和三日月来吧,明天还要开车,我想尽可能在开车以前睡一觉。”

  
  

“嗯,那我也来参加吧。”

  
  

“我就守在门口好了。”太郎太刀如是说。

  
  

决定了守夜顺序之后,五个人又坐着聊了会天,夜色渐渐浓重起来,经历了忙碌的一天的丘玖有些抵不过逐渐袭来的困意,打了个哈欠,突然想起车里似乎有一条薄毯,跑去拿了来,给了羽生,“晚上会很冷吧,裹着会暖和一些。”

  
  

“丘玖你不用的么?”

  
  

“啊我还好,穿的比较厚啦。”丘玖把毯子塞进羽生怀里,“屋子里比外面好些,那我去睡了哦,辛苦两位守夜了。”

  
  

羽生看着和三日月一起进去的丘玖,心里有什么地方悄然发生着变化,她说不上来,她一直以来的处事方式和丘玖完全不同,她不知道该不该信任这个才认识半天,却给了她诸多帮助的女孩子,她把毯子披在身上,收回了目光。

  
  

“羽生殿,困了么?”小狐丸关切地问着。

  
  

“还好,”羽生默默出神,“小狐丸,人一定要结伴而行么。”

  
  

“羽生殿在在意今天的事么?”

  
  

“也不算吧,”羽生将下巴支在膝盖上,“她,给我的感觉很不同。”

  
  

“啊…丘玖殿下么,”小狐丸微笑着,“性子很直接的女孩子。”

  
  

羽生点了点头,“也许离开了A,这就是我们仅有的一次结伴而行了。”

  
  

“也别说的太绝对哦,”小狐丸侧着头看着羽生,“也许以后还是会相遇的。”

  
  

“再一次相遇,也许是敌人,也许是陌路人,再或许,”羽生眯了眼睛,“永远都不见了。”

  
  

“一直以来都是独自一人活着,没有什么是永恒存在的吧。”羽生轻声说着,“即便是小狐丸也终有一天会离我而去不是么?”

  
  

“主人,”小狐丸听完她的一番话,“主人,在我现身的那一刻,主人有没有感觉到身体哪里有些微的变化?”

  
  

“变化?你是指什么?”羽生下意识转头,对上了小狐丸的双眼。

  
  

“在我被主人召唤出来的一瞬,感觉到我的右后腰那里,有着轻微的灼烧感,”小狐丸盯着羽生的眼睛,“敏感如主人,应该感受到了吧?”

  
  

后腰么……羽生将手绕到背后,今天被偷袭的时候,她确实感觉到后腰那里有些像是被火爎过的疼,她以为只是被刀划伤,再加上当时确实情况紧急,她未曾细细体味,经小狐丸这么一说,她才反应过来。

  
  

“你是说……”

  
  

“如果我猜的不错,那应该我与主人互为主仆的印证,”小狐丸说着,“因为我的的确确感受到了那样一种微弱,却真实存在的联系。”

  
  

“只要这个印证还在,只要联系未曾断绝,我就绝不会离开主人,这是独属于刀剑的荣耀。”

  
  

“荣耀……么,”羽生看着小狐丸的面容,这野性的面庞,在火光的跳跃下显得那样不实,却也是真真切切存在着,她不由得抓紧了小狐丸的手臂,“如果可以,请原谅我任性的,想要把你留在我的身边。”

  
  

“领命。”如果是羽生的愿望的话。

  
  

夜色下的两人,彼此再未发一言,今晚的誓约像是烙印在羽生的心底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她不知道究竟是否该去信任,但是如果不信任小狐丸,现在的她,又该去信任谁呢?

  
  

时间缓缓地走过,随着羽生最后一次将柴火添近火堆,丘玖从房里走了出来和他们换班,困乏的羽生将毯子给了丘玖之后径直走进了屋子,她动作很轻,没有惊醒睡在门口的太郎太刀。实在是太困了,今晚她几乎都没怎么做噩梦,再一次被小狐丸叫醒,屋外已是大亮。

  
  

羽生睁开眼发现屋里只剩她一人,她揉了揉脸颊,走出屋外,丘玖和樱井不在门口,小狐丸说她们去找车辆以及对于樱井来说重要的东西了,羽生点了点头,从她自己的背包里翻出了些食物,给了三位男子,简单地吃过些东西之后,丘玖开着一辆三厢式越野从道路的尽头驶来,副驾驶上坐着樱井,经过一夜的休息过后,她的精神好了很多。

  
  

“昨天真是多谢你们了,”樱井在太郎太刀的帮助下从车上下来,“还没正式地自我介绍,我叫樱井雪明,这是太郎太刀。”

  
  

“昨天都已经知道啦,哈哈。”丘玖把玩着车钥匙,她的背包已经被羽生收拾好了,“我们去shen  she里转悠了一圈,樱井说她要找个东西,顺便我就跟着去找了辆车,”她拍了拍车前盖,“这辆车的车况要比上一辆好一些,油也是近乎满的,去b市的话应该不成问题。”

  
  

“啊,要去b市?”

  
  

“怎么了?羽生你不想去?”

  
  

“没有,我都可以的吧。”

  
  

“我正好也要去b市办点事,哥哥留给我的礼物也找到了,”樱井晃了晃手里的盒子。

  
  

三位少女在一旁交谈着,小狐丸和三日月以及太郎太刀则是在讨论着现世的诸多新奇玩意。尤其是车,太郎太刀没有见过,他惊奇地看着这个铁盒子。

  
  

“我们真的要坐这个走?”

  
  

“是呀,小姑娘开的一手好车呢。”

  
  

这可真是…奇妙的经历啊。

  
  

“话说回来,这辆车只有五座,我们六个人要怎么办?”丘玖为难的看着羽生和樱井。

  
  

“樱井还受着伤,显然不能太挤。”

  
  

“啊对了,”丘玖小声对着樱井咬耳朵,耳语一阵过后樱井的脸突然变得特别红。

  
  

“这…这怎么可以……”

  
  

“可是目前这个办法是最好的了。”丘玖摊了摊手。

  
  

“啊……那也没办法啊……”

  
  

一阵准备工作之后,一行六人就踏上了旅途,车内三日月依旧坐在副驾驶,小狐丸和羽生则坐在后排,樱井由于伤的缘故则坐在了太郎太刀的怀里,她的脸从上车开始就一直很红,搞得太郎太刀以为她生了病。

  
  

“那么我们就,出发啦!”

  
  

再一次启动引擎,几位少女和她们的刀踏上了旅途,时间,2505年12月28日。

 
评论
热度(18)
  1. - 叶因elot -晚了个寒 转载了此文字
    联文第五章!(˵¯̴͒ꇴ¯̴͒˵)能一路被太郎照顾真的实在是太幸福了!
  2. 酒狸晚了个寒 转载了此文字
    终于赶上时间线,辛苦狐婶(⑉°з°)-♡
© - 叶因elot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