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神田,次命鼬,饼生被这两人虐了无数遍依旧很爱,三命鸣狐,热爱刀男热爱腿!懒癌晚期……∠( ᐛ 」∠)_圈地自萌,不喜勿扰

【末日企划-小狐丸&三日月宗近&太郎太刀线】第四章

哈哈哈爷爷婶撞溯行军真是太厉害了!心疼自家婶一波……我会努力发(dao)糖(zi)的!

主线:太郎篇之一太郎篇之二太郎篇之三

企划番外:幼女番外再做三日梦


雪明怎么都没想到,找个盒子都能遇见这般惊心动魄的事儿!

晚寒:

深夜产物,文笔废,有意见请留言。
与太郎婶 @- 叶因elot - 爷爷婶 @酒狸 联动。
前文请戳各自主页。
以上。

(一)
“主……羽生殿你没事吧?!”
解决了溯行军的小狐丸不顾刀上残存的血液,急忙跑到羽生身边关切地询问着,平日里嬉笑的脸上显得有些焦急,由于他的疏忽大意,如果不是三日月殿及时相救,主人出了事他可不能饶恕自己。

小狐丸刚要开口说些什么,却被羽生打断了话头。

“那个男人是谁?”

羽生似乎并不在意她的安危,她的注意力大部分都在那位俊美的男子以及那位黑色头发的女孩身上,在她看来,这个微笑着挑开溯行军的男人实力深不可测,比那些可怖的怪物可怕很多。一击必杀,甚至从容有余,衣着奇特再加上他手里那把锋利修长的刀,羽生几乎可以断定这个男人应该和小狐丸一样,他所展现出来的战斗力甚至有可能比小狐丸还要强,莫名的警惕——倒不如说是天生的薄弱的安全感让她必须确定这两个人是否是敌人。

“你刚才喊了他的名字么?”

羽生问着,目光在不远处的两人身上来回移动,被注视的女孩察觉到羽生的目光,扯着嘴角咧出来笑容,继续跟身旁的男子说着什么,那女孩同样也在观察着羽生和小狐丸,显然,他们的对话似乎也是在探讨他们的身份。

“那个男人叫三日月宗近,”明显察觉到羽生的警觉,小狐丸耐心地解释着,“跟我出自同一家,是一振强大可靠的刀。”

“比你要强?”

“关于实力这件事,日后还请羽生殿自己来评价如何?”小狐丸笑而不语。

羽生给了小狐丸一个白眼,“那么,那个女孩就是他的主人了?”

“是。”

听完小狐丸的解释,羽生戒备的心稍稍降了一降,经过刚才短暂的观察,三日月和他的主人对他们并没有什么恶意,不然他完全可以选择视而不见,何必出手相救,如果不是三日月,那么羽生此刻早已是刀下亡hun。

看来,无论如何都欠了一个人情呢。

羽生朝着三日月和那位女孩走去,看到她走来,原本还在小声说着话的两人止了话,那女孩想要说些什么,羽生先她一步开口:

“你就是三日月宗近的主人吧?”

“主人……”黑色头发的少女显然对这个称呼感到不好意思,她歪了歪头用食指轻轻挠着脸颊,笑了笑,“可以这么说吧,反正我到现在还没彻底消化这些事……啊哈哈哈…”女孩放下了手,“我叫丘玖,请多关照啦。”

听着丘玖自报家门,羽生点了点头。

“我是羽生,没什么姓氏,以后这么叫我就好了,”她侧了身子让出身后的小狐丸,“这是我的刀剑男士——小狐丸,刚才很感谢你们的出手相助。”

“没什么啦,毕竟那种情况谁都会想出手的吧。”

简单地致谢过后,羽生便不再和丘玖他们寒暄,她原本也不怎么擅长客套,长久以来的独自生活让她觉得说话远不如行动有效,能够用简短的语言概括,她绝不会多说任何话。倒是身后的小狐丸,却是意外得很圆滑,羽生听着小狐丸和对面两人的对话,嘴角勾起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弧度。

果然,是狐狸的缘故么,如此能言善辩。

羽生走了神,直到小狐丸轻唤着她,她才猛然惊醒。

“羽生殿?丘玖殿下问您是否要跟他们一起走呢,是要开……车?”

这个词对于小狐丸来说显然太过陌生,羽生听了他的话,下意识轻轻皱起了眉头,开车么,倒是个好办法。只是丘玖邀请我们一起?这个女孩对于刚认识的陌生人就这么心大到邀请一起逃命?

察觉到她的迟疑,丘玖便解释了她的理由,羽生原本并不想同意,这些理由在她听起来未免太过于冠冕堂皇,小狐丸在她耳边低声说着:“羽生殿,像是刚才那样的大太刀,我想并不在少数,目下还是结伴而行比较安全,而且,”小狐丸看了眼三日月,“而且三日月殿可以信任,我想他的主人应该也不是坏人。”

那样强大的敌人么……

羽生动摇了,诚然,小狐丸说的确实是事实,这样一个仿佛lian yu一般的地方,之后会不会冒出其他可怕到令人恐惧的怪物,她完全都不太清楚,死在这里,可就什么都没了。

想到这里,羽生再一次看了看丘玖和三日月,点了点头。

丘玖他们找到的车是一辆尚完好的越野型车,棕色的车身上凝结着一些干涸的暗红色血液,庆幸的是车内还算是干净,经过丘玖的确认这辆车还能启动。
“就是不知道这半满不满的油能不能支撑我们离开这里呢。”丘玖看了看仪表盘。

“先去到郊外比较好吧。”羽生说着,她抱着临上车之前丘玖给她的包,让小狐丸帮她把后排的门打开之后坐了上去,三日月则是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好奇地研究着这个对他来说颇为新鲜的装备。

“hoho,这就是小姑娘所说的车呀?”三日月敲了敲窗玻璃,“看起来很结实的样子呢。”

“希望比马跑得快。”小狐丸坐在后排羽生的左边,将腰上的刀横放在膝上,“羽生殿,如果有哪里不舒服请务必告诉我。”

…嘛毕竟相隔100多年,对新鲜事物好奇是肯定的吧。颇觉槽点甚多不知从何吐起的丘玖在心里说着。

“那么,我们就出发吧。”

随着引擎的轰鸣响起,车身渐渐动了起来,窗外的景色随着车速的提升而变得重影,不得不说丘玖的车技很好,在这满是乱藤散枝的城市里,她小心地避开地上盘根错节的藤蔓以及尸体,努力让车减少颠簸,逐渐朝着城外飞驰,偶尔有溯行军追寻着车子发动的声音追来,但是却被现代文明的产物拉开了距离,它们在后面嘶吼着,像是在懊恼丢失了两顿可口的美味。车内的羽生在车辆轻微的颠簸之下渐渐困乏,在转过了一个街角之后,她再也控制不住不断袭来的睡意,即便潜意识还依旧提醒自己不能睡下,生理上弥漫而来的疲乏让她再也抵挡不住,身子一歪倒在了小狐丸的身上,合了眼。

小狐丸看到羽生如此困乏,将膝上的刀斜着放在地上,扶着羽生的肩膀让她枕在他的膝上。副驾驶上的三日月时不时和丘玖交谈着,丘玖从后视镜里看到睡着了的羽生,放轻了声音,低声示意三日月也轻声一些,一行四人就这样朝着前方驶去。

与此同时,在A市临近郊外的地方,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单手抱着一位女孩,正在朝着A市边缘的shen she靠近。

(二)
樱井雪明原本并不打算再回来神社,她本身的身体状况适合静养,但是哥哥留给她的东西又非常重要,如果不找到,她怎么都静养不下,后背那里,腰部之上的某个部位传来一阵一阵的撕裂一般的疼痛,她揪紧了太郎太刀的前襟。

“主,还好么?”

太郎太刀抱着她的手臂很稳当,他关切的声音传来,与其说是抱着,倒不如说是樱井坐在他的手臂上更为合适,由于位置的关系,樱井要比太郎太刀稍微高处一些,但是由于疼痛的关系她不得不弯着腰伏在太郎太刀的肩上。

“呼…还好…”

因为疼痛樱井的声音有些发颤,“还有多远?看得到鸟居了么?”

“大概能看到些轮廓了,”太郎太刀有些担忧地看着伏在他肩上的少女,“主,我们还是休息一下吧?”

“没…我没事的…”

樱井强忍着后背的疼痛,就像是有人用小铁锤不断敲击着撞伤的伤口,她勉强睁着一只眼辨别着方位,shen  she原本就靠近郊外,这地方如果遇到了溯行军,怕是两人都要横尸于此。

太郎太刀听着少女的指令前行,隐隐约约樱井似乎听到了有汽车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夹在溯行军的吼声里又是那么模糊,但她仍然想要撑起身子打量,然而这个动作却牵扯到原本就受了伤的背部,樱井觉得疼得快要失去知觉。

“嘶……别是骨头断了才好…”

她倒抽一口凉气,正在发愁怎么办的时候突然听到太郎说了一句:

“主,shen she到了。”

“终于……”樱井因疼痛而有些苍白的脸浮现了一丝笑,“太郎太刀,附近有没有可以休息的地方?”

“鸟居北侧有一个木屋,看起来无人居住。”太郎太刀仔细看了一圈后说着。“主,要去那里么?”

“…嗯。”

太郎太刀尽量快而稳地来到了木屋之前,由于体型的关系他没法进入,只得将樱井放在木屋前的一个软垫上,樱井斜着靠坐在那里,双手揪紧了裙边。

“这可……怎么去寻找哥哥的礼物啊…”她皱紧了眉,一旁的太郎太刀则去探索周围的情况,他不敢走得太远,在附近转了转便折返回来,然而在回来的路上却碰到了两体缓慢靠近的溯行军,他们的嘴边还挂着碎肉,显然刚刚饱餐一顿,太郎太刀急忙守卫在樱井身边,这两体溯行军虽说不足以对他造成威胁,但是二对一,何况主人还没有行动能力,如果被偷袭那将是毫无胜算。

然而就在这是,樱井清晰地听见了车辆驶来的声音,她侧转着头望向声音的来源,一辆棕色的越野由远及近飞速行驶而来,甚至看到了溯行军也不见减速,樱井瞪大了眼睛看着这辆车的疯狂之举,它呼啸着朝着溯行军撞了过来,行动迟缓的溯行军甚至来不及移动便被撞开,同时从车上跳下两位衣着奇特的男子。

“那么,拿了工钱就要干活呐。”蓝衣男子抽刀格挡住了劈砍下来的溯行军的刀,“嗯,刀法不错,可惜还是差了些火候,”他微微笑着,“小狐丸!”

被唤了名字的另一位男子更加迅捷,由上而下刀光闪过,原本还在咆哮的溯行军便被劈成两截,另一体溯行军则是被太郎太刀干净利落的解决了。他一眼便认出了这两名赶来的帮手,还未开口,车上又先后下来了两位年轻的女孩,从相貌上看,她们和他的主人的年纪似乎差不多,只是那个棕色头发的女孩看着更加年少。

两位女孩跑到车前看了看,黑发女孩面露遗憾:

“唉我还以为能把他们给撞飞呢。”

之后她俩注意到了一旁歪坐着的樱井,黑发的女孩急忙跑过去,而粽发的女孩子则是将目光看向了太郎太刀。

樱井惊讶地看着从车里出来的四人,她的思维还停留在开车撞溯行军这一幕,久久不能回神,这……这究竟得有多么大的胆量才敢开车去撞的?




评论
热度(22)
  1. - 叶因elot -晚了个寒 转载了此文字
    哈哈哈爷爷婶撞溯行军真是太厉害了!心疼自家婶一波……我会努力发(dao)糖(zi)的!
  2. 酒狸晚了个寒 转载了此文字
    联文
© - 叶因elot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