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神田,次命鼬,饼生被这两人虐了无数遍依旧很爱,三命鸣狐,热爱刀男热爱腿!懒癌晚期……∠( ᐛ 」∠)_圈地自萌,不喜勿扰

[驱魔]雨夜

☆ 神田BG,ooc预警

☆ 忽然玩儿起了限定首尾写cp:以“那场雨,彻夜未停”为开头,以“我决定永远把这个秘密埋藏在心底”结尾

☆ 本来想写BE,好像莫名变成了HE……

☆ 背景虽说还是黑色教团……毕竟姑娘不是驱魔师,不会在外奔波,而是留守教团,所以不要太考究时间线了。最不一样的,也许是这篇文里,神田的心里没有阿尔玛和那个女人的疙瘩了吧。既然最后想成了HE,我就……不发刀子了,真的。【认真脸】

↓↓↓↓↓

那场雨,彻夜未停。

雨水噼里啪啦的打在窗沿上,像是在演奏一场大自然的乐章。

微弱的光芒透过窗子,洒进房间里,一个女人从床上坐起身来,浅黄色的长发随着她的动作滑落至前胸,遮住了那一片春光,她抬起头望着窗外的雨幕发呆。

旁边是与她激情一夜的男人——神田优,他正闭眼熟睡,连她起来了都没有察觉到,睡的深沉。

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并且清楚,自己这么做的后果会是什么。可她还是做了,不仅给这位黑色教团的冷面驱魔师下药,甚至还把他给睡了……

女人收回看向窗外的目光,伸手摸了摸男人那俊朗的脸,将他脸庞那撮柔顺的黑发别至耳后,暗自低喃。

“啊啊,要是让你发现了,该把我砍了吧?”

可这情况,是无论如何都会发现的吧?毕竟……这里是她的房间。

“呼……”女人深呼吸一口,拾起地上的白大褂,往身上一套,转身进了浴室。“还是洗完了再说吧。”

>>>>

神田优醒来的时候,脑子里一片茫然。

这间房的布局与他的房间是相似的,只是桌子上有许多的瓶瓶罐罐,两件一样的白大褂挂在落地的实木衣架上,窗台上放着一支百合花,以及这房间里独有的一种女性香味……

这里不是他的房间!

意识到这点,神田猛地起身,他看见自己的衣服工整的叠放在床边的椅子上,六幻也倚在椅子旁,再一看自己,竟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

昨夜所发生的事情正点点滴滴的回到脑海里,让他想起来,他是为什么会在这里。

“那家伙!”

他有些恼羞成怒,也许更多的是气急败坏吧。没想到有一天,他竟然会被一个女人设计一番,还睡得这么沉!

“绝对不会放过她!”神田咬牙切齿地说,将衣服穿好,出了门。

>>>>

“我说柯瑞拉,你已经在我这里窝了三天了。”

说话的人,是黑色教团科学班的利巴班长,他非常无奈地看着这个三天前凌晨五点就跑到科学班来蹭吃蹭喝还蹭沙发的女人。

“有什么关系,医疗班现在又没事儿做!”柯瑞拉点燃了一支烟,随手抽出一本书架上的书看了起来,“顺便在这里监视下你们的健康状况,也算是我的工作啊!”

利巴班长很是苦恼,并敏锐的察觉到,这个女人是在借他科学班的地盘,躲着谁。毕竟,让她在这里待上三天,还不如让她在自己的实验室待上一个月!

可他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些啥,竟然让她这般不愿意回去实验室。

“你这是在找借口,要真的关心我们,就赶紧把沙发让出来啊!还有,不要在科学班吸烟!”

柯瑞拉抬头看了眼那黑眼圈极重的人,怕是再不让他们休息一下,大概明天得在医疗班见到他们了。这么想着,她还是起身让出了位置,“好吧,那我就去给你们搞点儿提神茶?”

“不,你不来就最好了!”

柯瑞拉耸耸肩,走出了科学班。

>>>>

神田在教团的一日,早上起来后会坐禅,然后是去训练场,做完训练会去吃早饭,还是荞麦面,然后就回房间了,大概又去坐禅了。中午也是,吃完饭四处走了下,也没见他去过医疗班,倒是去了趟考姆伊的司令部。晚上……

“好麻烦,整的自己像个跟踪狂。”柯瑞拉取出一支烟,点燃,十分惆怅的抽起来。

在观察了神田一整天的动向之后,她决定不再躲着他了,反正看他第一天都没掀了教团来砍她的情况,大概是安全了。

她想着,整理了一下白大褂,将手揣进兜里,大摇大摆的回去医疗班工作了。

“啊——好——痛——啊!!”

柯瑞拉专属医疗室,今天也传出了令人爱莫能助的惨叫声。

“闭嘴!”柯瑞拉黑着张脸,拿着镊子的手指向伤者的眼前,像是在威胁着他“再吵就戳瞎你”一样。然而,她说出来的话,可比她的镊子更吓人,“再吵就把你手砍下来!”

“……”

伤者成功闭嘴了,两眼泪汪汪委屈的看着她,硬是没敢啃声。

治疗结束后,他在同伴的搀扶下,离开了医疗室。当他被问起柯瑞拉给他治疗的心情时,他的回答是——“如果你还不想失去四肢,就闭嘴吧……”

这话一出,也是吓着了许多受伤生病也不敢去找柯瑞拉的同伴。

“我说柯瑞拉,你就不能温柔点儿吗?”

难得在教团出现一次的拉比,不知何时出现在医疗室的门边。

柯瑞拉扔下用剩下的绷带,摘下眼镜,点了一支烟默默地抽起来,对于粗暴的治疗手段丝毫不觉得哪里不温柔了。

“我这不是已经很温柔的治疗他们了吗?”

“那不叫温柔,那叫恐吓!”

“哦,拉比你要来试试吗?”

“……”

>>>>

其实神田知道柯瑞拉在躲着他。

但他意外的不想那么快的就去找那个女人,光是这样看着她在暗处观察自己的样子,确实比直接面对面说话要更有趣的多。

恩?有趣?

真是奇怪啊,他竟然觉得看一个女人这般躲着自己会有趣……

坐下来想想,许是终于看到了这女人强势的另一面了吧……?又或者是因为感受到她终于像个女人样了?可无论是哪一个,神田都无法否认,在那一夜之后,他的某些想法有了变化。

一边吃着晚饭,一边用余光看着那不知自己早就暴露了的人不安地站在柱子后观察他的样子,不得不说……他很是享受,至少觉得不爽或是在意的,不止他一个人。

>>>>

柯瑞拉窝在自己的医疗室里,捣鼓着那些乱七八糟的试管烧杯,她正在研制药水,为的就是让那些每次接受她治疗就哇哇大叫的人闭嘴。

嘛,她会制作这些……也不过是因为护士长实在是太烦人了,每次在她治疗病患的时候,总是会唠叨她太过暴力。难道护士长就不知道等治疗完了在唠叨吗?病患的叫喊,跟护士长的唠叨声,对柯瑞拉来说,简直就是噩梦双重奏。

“我……我喜欢你,柯瑞拉医生!”

柯瑞拉看着把自己叫到医疗室门口的人,是探索班的,还是个看上去才十七八岁的少年,虽然长的还不错。

她点燃了一支烟,说:“你会喝酒吗?”

“诶?会喝!”

“那就走吧,我这里正好有两瓶酒。”

少年懵了一下,但是看着样子,自己应该是有戏吧?看着屁颠儿屁颠儿跟着柯瑞拉走掉的人,少年的同伴只有羡慕嫉妒恨的目光。

但最后的结果,是少年还没喝两杯就已烂醉如泥,柯瑞拉用手支着脑袋,看着这酒量太差的少年直摇头。

“唔,我还没下药呢,你自己就醉了。”

嘛,找下一个人好了,找个很吵的人……

她一口喝完杯中的酒,提起另一瓶未开过的酒走了,为了寻找下一个实验目标。

>>>>

“那个混蛋——”

做完任务回到教团的神田觉得自己额头上的青筋突起,他看见了什么?

看见了柯瑞拉那个女人竟然在跟一个小崽子喝酒?!那小崽子一看就是喜欢她的,难道她就没自觉?!

作为任务狂的神田稍微拉回了一点理智,趁着时间还早,他火速的去考姆伊的办公室做了任务报告,把圣洁丢给考姆伊,转身想走,就被考姆伊给叫住了。

“我说神田,你能不能先去医疗室把伤处理一下?”考姆伊看着他那火气冲冲的样子,笑都笑不出来,真不知道是谁惹了他这尊大佛。“这样子在教团里转悠,怕是要吓坏小朋友了!”

考姆伊的话还是起到了一点作用的,这让他想起——柯瑞拉可是医疗班的医生。

要是去了,就算她有千万理由,也不能拒绝给他治疗吧?

恩,好主意。

>>>>

柯瑞拉回到医疗室的时候,她受到了惊吓,第一反应是想退出医疗室。

“你走一个试试?!”

将她想走的欲望硬生生掐灭的,是护士长。护士长的眼刀子不是盖的,差点儿将她手里还提着的酒瓶给吓掉了。她吞了吞口水,万分不情愿的走到那位光临了她医疗室的男人面前,试图以正常的说话方式去跟他打招呼,以便找回她作为医生的地位,结果就是——

“这么重的伤,你怎么还没死?”

“啪!”

换来的不是神田拔刀的威吓,而是护士长的手刀,“跟你说过多少回了,医生怎么能这么跟病人说话的?”

这让柯瑞拉万分觉得没面子。

谁说护士都是天使的?这护士长简直就是恶魔啊!

她皱了皱眉,决定宁愿面对这躲了半个多月的男人,都要把护士长支开,不然她这宝贵的脑子,怕是要开花!

“护士长,那就麻烦你帮我取点药来了,我这里的酒精可是快用完了的。”

最后……护士长临走前收走了她的酒,还送了她一个眼刀子。

>>>>

柯瑞拉揉了揉被护士长打的后脑勺,她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赶紧弄完了好跑啊,要是神田真跟她算起账来,咋办?她还不得被他砍了!

伸手将神田手上的绷带解开,虽说神田的愈合能力比常人来说要强了不知多少倍,可手上仍是有一道很长的伤口,看他那满身的绷带,不用想都知道,肯定也是伤。

“唉……”她莫名叹了口气,也不知是因为不好溜走,还是因为神田的伤。

“那个人是谁?”神田突然发问。

“谁啊?”她认命般地拿起了镊子,沾了些酒精给他清理伤口。

“跟你喝酒的那个。”

“哦,来告白的小崽子啊。”柯瑞拉忍住了将他的衣服剪掉的冲动,不耐烦的直接上手就要去脱他的衣服,“有什么屁话一会再说,先脱了让我看看你身上的伤!”

双手才碰到神田的衣领,她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忽然停下来,转身去拿药水。“你自己脱!”

神田嗤之以鼻。

“你答应他了?”

柯瑞拉有点受不了了,她从未觉得神田会这么话多!平日里总会有很多人来找柯瑞拉看病,都是冲着她好看,也是医疗班为数不多的女医生,但他们都会在治疗的过程中尖叫,因为她不是个温柔的医生。一开始对神田有好感也不过是因为这小子根本不吵也不闹,跟那些人比起来,安静太多了。

可现在是怎么回事儿?这小子吃错药了?

“什么玩意,我为什么要答应一个乳臭未干的臭小鬼啊!”

“谁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面对已经褪去上衣的神田,柯瑞拉觉得自己的心脏跳动的很快,也不知是因为什么。

“你怎么搞的这么重的伤?”她紧张地抓紧了他的双肩,“你是白痴吗,仗着自己身体的优势,就可以随便受伤?”

是了,担心更多一些吧。

因为神田是独一无二的存在,对教团来说是宝贵的驱魔师,对医学上来说神田的身体更是独特的实验体,对她来说……却是唯一一个占据她心里大部分位置的人。

也因为这份不同,她才会做出那么不可思议的举动吧。

“这点伤不算什么, 两三天就好了。”神田不以为意,受伤本就是常事,而以他的特殊性,两三天之后又跟健康的样子没什么区别了。“你为什么躲着我?”

“……”

柯瑞拉的手下意识的抖了一下,完了,最终话题还是回到了这个上面。经过脑子里模拟的两个画面,无论她是说“没躲啊”,还是说“谁躲你了,我可是很忙的”,都无法终结这个话题。所以,她选择了闭嘴,并且以自己作为医生以来最快的治疗速度,给神田进行包扎。

“你觉得不回答,这个问题就能过去吗?”神田很是配合,不挣扎也不喊痛,“怎么?敢给我下药都不敢承认躲我吗?”

……原来他知道是她下的药吗!

她觉得自己的眼角嘴角都在抽搐,更是觉得神田的视线盯得人无处遁形!

那……干脆将错就错?反正都下过一次药了,再让他多喝一次也没多大关系是吧?

神田看到她那张脸上的表情不断地变化,这样子,摆明了就是在承认下药跟躲他的事都是事实,只是换了一种方式而已。

不过,让神田没想到的是,柯瑞拉竟然从兜里取出一个药瓶,打开,咕噜两下喝了下去。

然后……

然后!

神田猝不及防的被柯瑞拉强吻了,并被她以唇对唇的方式,灌下了……药?!

“喂!你做什……咳咳……么!”神田呛到了,这一切太过突然,突然的他完全没发现这家伙那多变的表情最后竟然是喂他喝东西?!

“切……以前还对你有好感了,没想到你今天也这么吵!”柯瑞拉擦擦嘴,第一次也许也是最后一次威吓神田,“再吵,就把你做成标本算了!”

“你这个混——蛋?!”神田忽然惊觉,自己说不出话了,无论他张嘴说什么,都听不到自己的声音了。

柯瑞拉一脸奸计得逞的样子,笑的很放肆,“这下好了,你就老老实实的安静一阵吧!”

不得不说,这招很好!

“很好!”神田气急败坏地站起身,也不顾身上的绷带是否有重新被包好,朝着柯瑞拉走过去。

那气势,吓得柯瑞拉直直后退!

完了!

完了完了完了!!

身后是墙,身前是神田那张堪比修罗的脸,柯瑞拉的心脏直接要跳出来了!她没想过自己会被壁咚啊!还是被教团里最被人害怕的冷面驱魔师啊!

对,没错,神田两只手都搭在柯瑞拉脑壳边上,强迫她看着自己。

“柯瑞拉医生,你的药……”来送药的不是护士长,而是一名小护士,她才刚走到门边,话还没说完就被眼前的景象给吓了一跳,忍不住的向后退去,“对对对不起……打扰你们了……你们继续……”

“不要走啊!喂!”不要留她一个人面对这修罗啊!

神田凑近柯瑞拉,吓得她立刻把手挡在两张脸中间,“等等!我错了!”

神田挑眉,像是在问她,错哪了。

“我承认是我给你下的药……其实本来我只是想试一下药的效果,谁晓得跟酒一起让你喝下,你就倒了……”柯瑞拉满脸无辜,作为医疗人员,她可是真的全身心都投入到了研究当中啊……

然而神田,并不相信她,自己的酒量在什么位置,教团里还没人比他清楚!不行,不能就这样让她胡诌了,真是越听越来气!于是他扯下她的手,低头凑到她的脖子边亲吻着。

这一举动,着实吓着柯瑞拉了。

“等等……”

等等啊,神田会这样吗?!可他喷洒在她脖子上的呼吸,热乎乎的,也痒痒的,令人沉醉。

难道喂错药了?

柯瑞拉深刻思考了一下自己做那瓶药时的用量,得出的结论是——没喂错,可神田这样,大有在这里就把她办了的意思啊!

就是睡过一晚没错,她也没打算让神田负责,但他这样子让她感到心虚啊……

“等等等等,神田!”柯瑞拉惊呼,神田竟然顺着她的衣领,亲吻她的锁骨!“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就不要跟大姐姐计较了行吗?”

神田抬头看着她,竟露出了平日里说“哼”的笑容,只见他的唇上下动着,说了出两个让柯瑞拉不敢相信的词,他说,“回礼。”

然后帅气地转身走出医疗室,留下一脸震惊的柯瑞拉。

“哈!?”

柯瑞拉明白了什么是回礼,因为神田在她的脖子上种下了几颗草莓!草莓啊!!!

这让她怎么以美色出去找实验目标!!!!

“神田优!!!”

>>>>

当天晚上,黑色教团的宁静就被一阵惊人地咆哮声打破,以及一个八卦在众人之间迅速流传——“听说,神田竟然壁咚了柯瑞拉医生,而柯瑞拉医生并没有反抗啊”!

终于有人能担起重任,收拾收拾柯瑞拉医生了!不,应该是神田这根草终于被人摘了!总之真是可喜可贺,双喜临门啊!

当柯瑞拉知道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事情了。

要是时光能倒流,柯瑞拉肯定会直接在下药之后把他做成二代驱魔师的标本,还表什么白!

算了,她决定永远将这个秘密埋藏在心底。

评论
© - 叶因elot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