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神田,次命鼬,饼生被这两人虐了无数遍依旧很爱,三命鸣狐,热爱刀男热爱腿!懒癌晚期……∠( ᐛ 」∠)_圈地自萌,不喜勿扰

【刀乱末日企划】太郎篇之二·神明

◆ 刀剑乱舞末日企划→ @末日企划主页 

◆ 渣文笔,意识流

◆ ooc注意,婶有名字注意,私设如山

◆ 如果都OK,就继续吃吧(๑❛ڡ❛๑)☆

◆上一章请走→太郎篇之一·零点




【二、】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像是预谋已久的,在这众人皆欢喜的日子里,以不知名的理由,向人类发动攻击!

当那些还在自己身边奔跑的人类,被砍成两半,或是被斩断头颅,血液飞溅到她身上的时候,雪明的大脑是空白一片。绕是努力的想要在脑海里寻找跟溯行军相关的资料,也都无法清晰的去回忆,恐惧支配了她的大脑,本能驱使着她的身体迅速逃走。

耳边的尖叫声、嘶吼声逐渐远去,让她知道,她已经跑了很远,因为之前还一同逃跑的路人也已经不见了,她不敢想那些人是不是也被溯行军抓去吃了。

她没有停下脚步,而是朝着不远处的神社跑去。

在那里应该也能躲一阵吧?神明大人会保护她吗?真的……会有神明存在吗?她不清楚,但如今出现了溯行军这样科学都无法解释的生物,她现在能寻求的唯一庇护,就是神明了不是吗?

“轰!”

不远处突然的爆炸声传入雪明的耳里,吓得她双腿抖了一下。

那爆炸之后产生的火光,近的跟她只有五十米的距离,会是溯行军吗?

“轰!”

又是一声爆炸,让她不再多想,更加迅速地跑向神社。


穿越鸟居,一路疾跑至神社前的雪明已经累得上气不接下气,饶是一向体能很好的人,也禁不住这样没命地奔跑。她跑到手水舍,撑着柱子稍作休息,可当她瞥向水池里时,惊讶的无法说出一句话。

那原本清凉透彻的水池里,竟呈现出跟清水不同的暗色,那不是阴影!当她看清浮在水面上的手臂时……她意识到这里可能也已经被溯行军侵占,心里几乎只剩下绝望。

如果连神明都要抛弃人类了,她该怎么办?她该如何是好?

“不……”她低喃着摇头。“不行……这样下去不行!”

这样下去必死无疑!

她还不知道哥哥是否安好,父母是否安好……怎么能就这样轻易的放弃呢!

雪明伸手掐了掐自己的大腿,试图将恐惧从心里赶出去。她已经没有退路了,现下要做的,是找到能跟溯行军对抗的东西,以保证能有活下去的机会!她继续在神社里奔跑,神社很安静,安静得只能听见她的脚步声,与风吹动树叶的声响。

这种时候,她已经无法去想什么礼节问题了,但凡遇见能够打开的门,她都会打开来看一眼。可结果几乎是——空无一物的房间,或是已经惨遭溯行军袭击的尸体……她忍住想要呕吐的欲望,继续向下一个房间前进。

冬天的风吹的很是刺骨,尤其在这样的夜晚里,更是带着阵阵寒意,身上是黏糊糊的血液,已经被冷空气吹到有些凝结,黏在身上、头发上,似乎是在提醒着她,这一切都不是幻觉。

眼前最后的大门上挂着牌匾,牌匾上写着“宝物殿”三个大字,整座神社,也唯有这里没有那些令人恐惧的血迹。

雪明轻声地推开门。

偌大的房间里很是空旷,几乎没有什么多余的摆设。只是在那殿堂中,有一振被置于武士刀架上的刀剑。刀鞘通体朱红色,些许金色的装饰点缀其间,整体给人的感觉太过庄严,也让人觉得它并非是普通的刀剑。

“非常抱歉。”

她走近刀剑,暗自道歉。现在情况过于危机,为了保命,即使她可能无法使用这振刀剑,却不能不将它作为一个防身的手段!

就在她伸手触碰到刀鞘的瞬间,她听见了身后传来沉重的脚步声,刀剑划过地面的“呲呲”声以及拖着什么行走的声音,在这空旷的房间里显得非常清晰……让人不寒而栗。

是溯行军!

意识到这个非常危险的事实,雪明警惕地转头,想至少看一下溯行军与自己的距离。

这一回头,让她忘了如何去思考。

她之所以会听见什么东西被拖着的声音,是因为溯行军拖着一个活人吗?!

那个人类已经失去了双腿……或者说已经被拦腰斩断,望向她的眼试图求救。溯行军走过的地方,皆有一道血迹,她觉得自己浑身都在颤抖了,只能听见心脏鼓动的声音,一下一下强劲而有力的敲打着,似要将她的人都给敲碎了。

现在要怎么做才好?

雪明颤抖着用手捂住嘴,她根本没有那个勇气去跟溯行军正面交锋,那样的话她也只有死路一条啊!

“对不起……”雪明的泪水终于克制不住的夺眶而出。


溯行军在她的眼前将那人提起来,放置嘴边,张开血盆大口吃起来。

咀嚼声在殿内异常清脆响亮,每一下都像是打击在雪明的善良面。这一整夜所听到的惨叫声、咀嚼声、奔跑声似乎都像是开了单曲循环一样,在她的脑内肆意播放,让她无法再忍受分毫!

她强迫自己将眼泪逼回去,试图在这危险之地寻找一丝活下去的机会。

可她刚想要移动,便感觉到一阵阴冷的气息传来,鼻翼间弥漫着令人恶心的血腥味……她握紧了手里的刀,余光在看到溯行军抬起了手臂之时,用尽全力在转身的同时将这比她身高都还长的刀拿起来,挡在自己身前!

“锵——”

溯行军的刀直直的砍在雪明手里的刀鞘上,力度大到足以让她的双手感到震痛,瘦小的身体也因扛不住这一击,而被强劲的打击力打到失去平衡,硬生生的撞上身后的武士刀架,手中的刀也顺势撞上她的胸口。

“哐!”

“痛!”

雪明的后背正好撞上刀架的一角,胸前也因刀的撞击而疼痛不已,喉咙里更是传来一阵热感,鲜血自嘴角流出,让她感到绝望……可她根本没有时间去在意这份疼痛!溯行军已经抬起手臂,准备再来一击!

怎么办!?

她吃力地想要再次握紧刀,眼看溯行军就要挥下手臂,她甚至都能想到自己被砍成两半的惨状了……

不……

她不想死!

她还要去找哥哥啊……

“哗——”就在溯行军挥下手中的刀剑时,一切像是定格一般,在这寂静的空间之内,在雪明的眼前突然出现了许多花瓣,迷了她的双眼,隐隐约约看见自花瓣间突然出现的人,宛若神明降临。

随之而来的是一只手拾起雪明身上的刀,轻松地拿起,挥向溯行军。

“锵!”

两刀相交时所发出的响声很是刺耳,一切来的太快,就像是凌晨十二点,溯行军突然入侵一样的快。她甚至没看清是什么样的人突然出现,又突然跟溯行军打起来……但是,这情况,应该是友方吧?

“哦呀,世间动荡了吗。”

是神明的声音吗?

花瓣纷纷散去,雪明这才看清楚那突然出现的人究竟是什么样的,只见那位青年一身黑衣,黑色的长发以发纸束在脑后,那振朱红色的刀正被他握在手里,锋利的刀刃正反射着窗外的灯光,有些刺眼。

那仅仅只是被击退了的溯行军站起身来,像是被激怒了一般朝着青年低吼,双手握刀冲了过来!

雪明感觉到身上的伤狠狠地疼起来,想逃却浑身使不上劲,她很是害怕,害怕眼前的青年会跟着溯行军一起将她杀掉!

“休想靠近!”

青年的举动让雪明倍感惊讶,他竟然再次朝着溯行军挥刀,而这次,刀精准无误的砍断了溯行军手里的刀剑。

霎时间,溯行军像失去了依存一般消失殆尽……


雪明努力的抑制住颤抖,好不容易挣扎着侧过身,再努力一下应该就能站起来了,可此刻,后背的痛神经更加敏感,一点点动作都能让她痛到冒冷汗。

青年将刀收入刀鞘之中,转过身来看着雪明。

那是一张轮廓分明的脸,在昏暗的光线下,并不能太清楚的看见他的样貌,若要说第一眼的印象,是他的模样有着神明的威严感,这让雪明相信,他就是神明。

可他高大的身形,令躺在地上无法动弹的雪明倍感压力,在她看来,自己弱小的仿佛就像蚂蚁一样,轻易的就能被捏碎!

真正的神明……都是这般巨大吗?

“你是……谁?”

良久雪明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劫后余生的喜悦并没有出现,取而代之的是更加让她无法理解的事物。

青年究竟是什么人,竟能将溯行军都打倒?

“主人,你没事吧?”

青年蹲下身,伸手想要帮忙,却看见雪明眼中的警惕。

“我是太郎太刀,人类理应无法使用的实战刀。”青年放下手,回答着她问的问题。

太郎……太刀?

“我是感受到你的召唤,因此而现身尘世的付丧神,没想到这里竟然会有溯行军。”

“我召唤你?”

“是的,你是我的主人。”

在当机两秒之后,雪明忽然意识到了某种科学根本无法解释的事情正发生在她的身上!百年前那随着战争结束而失去踪影的古刀——太郎太刀竟然就在眼前!并且说她是他的主人……

不,连溯行军都出现了,现在再出现一个古刀甚至是付丧神又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呢?哪怕明天大街上再出现个奥特曼,雪明觉得自己都能接受了。

她迟疑了,似乎在努力的接受这个突然出现的付丧神。

可这一切都无法用科学来解释,无论是哪一方面,她都毫无头绪。所以……她只能相信眼前这突然出现,并将她从溯行军刀下救下来的神明了吗?

良久,依旧侧躺在地上的雪明才带着一丝畏惧,像是在深渊边上抓住了唯一的救命稻草般,向太郎伸出手。

“你……能保护我吗?”

“当然,我的主人。”

评论(12)
热度(16)
© - 叶因elot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