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神田,次命鼬,饼生被这两人虐了无数遍依旧很爱,三命鸣狐,热爱刀男热爱腿!懒癌晚期……∠( ᐛ 」∠)_圈地自萌,不喜勿扰

【刀乱末日企划】太郎篇番外:再做三日梦。

☆ 刀乱末日企划→ @末日企划主页 
☆ 补企划番外:如果不是相遇在末世就好了
☆ 渣文笔,太郎婶,文短,ooc……你们自己看吧

《再做三日梦》

春风微凉,轻抚过少女的脸庞,将她一脸的倦意吹走。她身穿深色高中校服,裙摆及膝,随着春风的到来而画出一个轻柔的弧度。
少女正坐在一棵树下的秋千椅上折纸,许是习惯,她折出的纸花还是风信子。
风信子,其味芳香,象征着——只要点燃生命之火,便可同享丰富人生;重生的爱,其花语也有许多。
但少女喜欢风信子,是因为它可以表达“幸福”。这也是为什么,纸花那么多,她却偏偏喜欢折风信子的原因。
简单的,可以表达幸福的花。
其实生活本应该如此简单幸福的不是吗?有哥哥长久的陪伴,有父母的宠爱,有一份稳定的工作……还有一个时时刻刻都能陪伴在身边的人。
“很好看的花,可以送我吗?”
少女身边的青年冲她淡淡一笑,那一笑,让少女的心都漏了几拍。她点点头,将手里的那朵折好的蓝色风信子,递给了青年。
“蓝色的风信子啊。”青年细细地看着手中的纸花,最后蹲下身将它举到少女的面前。“是您赐予了我生命。”

蓝色风信子——生命。

还是那棵树下,还是那个秋千椅上,少女还是坐在那里折着纸花。
可今天的天气略微有点凉,天空之中的积雨云逐渐增多,缓慢走来的青年,将一件针织衫搭在了少女的腿上,蹲下身与她视线齐平。
“今天可能会下雨,我们早点回去吧。”
少女没有回话,而是将手里的纸花折好,递到了青年的面前,示意青年接下。
“今天是黄色的风信子,这个有什么意思吗?
青年接下纸花,向她投去疑问的目光,只见少女难得一见的露出了笑容,她伸手拥抱住青年,在他的耳边轻声的说,“是幸福。”
天空中果不其然的降下了雨滴,青年嘴角扬起浅淡的笑容,将少女抱起离开了此地。

黄色风信子——幸福。

时间像是静止在这一刻了,让人有些反应不过来,甚至有些觉得不可思议。
青年带她去了一处小花园,那里满满的都是风信子,各色花朵齐开放,让这小小的园子里满是花的芳香。
“这是……?”
少女发出惊叹声,她从未见过这么多的风信子。
以前小时候,也只有在跟着哥哥外出时,在车上见到过。这般亲身处于花园之中,简直就像梦一般……
或许这是梦吧——少女忽然这么想到。
这里的一切太过梦幻,无论是青年的举动,还是这片风信子,都是那样的不可思议。
她忽然看向青年,那本是带着笑意的面孔如今却看不真切。
是了,这本就是梦吧。正因为这是梦,青年才会带她来这样的小花园,才会有那树下的秋千椅,才会有这不真实的梦幻感。
许是少女意识到了这一切并非现实,那小小的花园,满园子的风信子竟随风而起,纷纷散落而去……就连身边的青年,也随之慢慢消散。
她伸手接住那朵落到自己面前的红色风信子,红色——许是血液的颜色,许是热情的颜色,许是命运的颜色。
但红色的风信子啊,那是感谢的颜色。
少女将它紧紧地握在掌心里。是了,她感谢着那在现实世界里救了她无数次的付丧神,感谢在那灾难爆发时选择回应她的付丧神,感谢在这末日里无时无刻不陪伴在她身边的付丧神。

少女醒了,她揉了揉发酸的眼睛,意识清醒之后,视野也逐渐清醒起来。这里是她的房间,而那位高大的付丧神,似乎已经起来有一会儿了,听见她有动静,才揭开那层挂在房中间的帘子走过来。
“你醒了?”他说着,坐在床边将少女揉眼睛的手拿开,“你的眼睛还很难受吗?医生说过不可以揉的。”
“恩……”少女又眨了眨眼,用眼过度之后的不适感还有一点,只是相较休息之前已经好太多了。
“一会是去餐厅吃饭,还是要在房间吃?”
青年的声音有一瞬间跟梦里的声音重合,让少女想起在那场梦境之中,他所做的一切,都是那般的温柔,那最后消散的掌心的花朵,也确切的表示出她想要表达的话语……她忍不住靠上了他的胸前,用着不大的声音说,

“谢谢你,太郎。”

评论(2)
热度(9)
© - 叶因elot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