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神田,次命鼬,饼生被这两人虐了无数遍依旧很爱,三命鸣狐,热爱刀男热爱腿!懒癌晚期……∠( ᐛ 」∠)_圈地自萌,不喜勿扰

[驱魔]Démon

注:

这篇不是糖,这不是糖,不是糖。

糖的反义词是啥?你们懂的!

↓↓↓欢迎食用↓↓↓

“以上,是本次事件中,确认死亡的探索员,共三十四名。”

“以及……我们失去了一名驱魔师——朵洛莉丝·弗尼埃。”

>>>>

当少女恢复自我意识之时,发现自己正被一个很熟悉的人拥抱着,她在哭泣,哭声中却带着“终于再次见到你了”的喜悦。

喜悦?

少女记得,她是死了才对,可为什么……

“恭喜你,成功的将你的她从神明那里抢了回来~❤”

更为熟悉的声音自她身后响起,令她感到绝望与震惊。

那是千年伯爵,像极了小丑,总是带着可笑的丝绸帽子,是她的敌人啊!

少女这才惊觉,难道……自己成了恶魔?

“为什么……”

“亲爱的,吃掉我,然后活下去吧!”

而那个呼唤了她的人,竟丝毫不惧怕那具承载了她灵魂的丑陋的骷髅架状的“机械”!

“为什么……为什么要呼唤我?”

“我始终无法接受你是为了那群自私的人类死去……所以,吃了我,活下去吧,我愿化作你的心脏,与你同在!”

“对的……我命令你,吃掉她,披上她的皮吧~❤”可笑的声音带着不容反抗的命令,催促着那具“机械”做出行动。

“不!不要——”

颤抖的声音从骷髅架里传出,她好恨,为什么要呼唤她?为什么要让她成为恶魔?可她无法反抗千年伯爵的命令,即使用尽全力去抵抗,最终也还是只能听从!

“happy birthday~❤”千年伯爵的声音相当愉快,“我可爱的恶魔哟~去杀更多的人,往高处进化吧!”

重新披上人皮的恶魔,如同玩偶一般,穿着“新衣”,登上“舞台”。

少女根本无法控制身为恶魔的自己,因为lv1的状态下,她是无法掌控自己的,唯一知道的就是听从千年伯爵的命令——进化。

不停地杀人,不停地进化。

这是恶魔唯一会做的事情,也是恶魔的悲哀。它们无疑是被神明抛弃的子民,坠入错误的地方,用他人的身体,苟活在这世上。

对恶魔来说,这里根本不是人间,也不会是重生的天堂,而是——地狱。

真是嘲讽啊……

明明自己生前还在与千年伯爵为敌,如今……却成了人类的敌人。

当她再度拥有自我意识的时候,已经是lv2的恶魔了,依旧披着人皮,藏匿在人群之中,伺机而动。

神田独自走在去跟同伴汇合的路上,前些日子收到了元帅之一伊尔卡遇袭的消息,总部便让他们前去跟其他几个元帅汇合。

他正路过的某个小镇,街上很热闹,似是有什么庆典。可他并不感兴趣,只想找个能落脚的地方休息一晚。

“啊——请让一下!”

身后忽然传来的声音让神田条件反射地转身,却被一筐苹果扑了满怀!

“咚!”来不及站稳的神田,成了那筐苹果的垫背。

“对……对不起!”声音的主人带着歉意的帮他把身上的筐拿开,“真的……非常对不起,你有没有受伤?”

“我没事!”神田面无表情地撑起身体,那筐苹果真的很重,若不是他体格好,说不定还真会被砸出内伤!

抬头的一瞬间,神田以为自己看错了。

棕色的及腰长发,发梢微带卷曲,一样的琥珀色眼睛,唯一的不同大概是说话间没有那个人的强硬……

“要不要去医院看一下?这是我的过错,至少让我确认下你是不是真的没事可以吗?”

少女的声音很好听,似清爽的铃声,跟那个人也完全不同。

“我没事。”神田挥开了她想要扶他的手,“你……叫什么?”

“我……我叫狄茉。”少女眨了眨眼睛,不放心的再次追问,“你真的没事吗?”

“朵洛莉丝……你认识吗?”

不知为何,神田问出了这样的问题,这个少女,真的跟她太像了……

狄茉忽然眨了眨眼,眼里的惊讶一闪而过,随即笑着道,“啊,你认识姐姐吗?难道是姐姐的同伴?”

“算是吧……”竟然是她妹妹?

可他从来没有听朵洛莉丝说起过……算了,反正那家伙平时跟自己也不过章,现在想起来又算什么。

那家伙已经死了。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姐姐的同伴呢!”狄茉伸手捡起了地上的苹果,免不了抱怨一番,“姐姐也真是的,出去那么久连封信都没有,真是担心她会出什么事……”

狄茉忽然没由来的哽咽了一下,张嘴想要继续说些什么,却始终没有说出口。心脏在隐隐作痛,让她忍不住皱起了眉。

“你怎么了?”察觉到少女的不对劲,神田问。

“没……没事!”狄茉一下子又振作起来,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继续说,“说起来我还没问你的名字……方便的话,可以告诉我吗?”

“神田。”

“我看天色也晚了,既然神田先生是姐姐的同伴,不如就在我家休息一晚上吧?陪我聊聊天也好。”狄茉笑了笑,打算将最后的几个苹果也捡起来。

神田没有回答她,而是替她捡起了地上的苹果,也许是内心的愧疚,让他没有拒绝少女的邀请。

晚饭时,少女一直在跟神田说话,甚至还爆出了朵洛莉丝小时候的小霸王行为,虽然很霸道,可朵洛莉丝却总是会把好的留给她。

神田只是安静的吃饭,时不时的会补充一两句对朵洛莉丝的评价。

“姐姐从小就这样,明明也是个女孩子,却像个男孩一样将我保护起来,有时候都会觉得……如果不是一起长大,我都应该叫她哥哥才对了。”

“大家一开始也都会误以为她是男生。”神田随口说了一句,放下了筷子,“我吃饱了,谢谢。”

“姐姐真是到哪里都会被误会呢!”狄茉笑着,起身收拾餐具,“我要去收拾一下苹果,明天也要去送货呢。神田先生你要是累了就自己回客房休息吧,就刚才那间!”

“好。”

神田看着那个跟朵洛莉丝相似的背影,不禁想起,跟她做的最后一次任务。

那时,她也是像一个男生一样,替他解决掉了身边的恶魔。本应该是他嫌弃她碍手碍脚,最后竟莫名其妙的变成了被“保护”,这让他很不爽。

任务结束时,他直接就抄起手里的六幻向朵洛莉丝砍去,说着“你下次再敢挡在我前面,我就杀了你!”的话。她却笑了笑,闪到了一颗树后,对他吐舌头,“神田你可是我同伴,我得保护好啊!”

……

真是一想起来又会很气人!

神田揉了揉太阳穴,决定把那段不愉快直接略过!

不过……他是真的没有想过,那个要强的连他都要保护的少女,会这么早就死了,被发现时……还失去了整颗心脏。

然而神田并没有发现,黑暗中有一双眼睛一直在看着他。

“神田先生,早上好!”一大早,狄茉就很有活力的敲响了客房的门,“快起来吃早餐了,我做了面条哦!”

神田皱了皱眉,对少女的举动有些不适应。其实他早就起来了,只是因为打禅,一时没出门而已。

随着少女走到餐桌旁,才发现,她做的竟然是荞麦面?

真是稀奇了,这种地方又不像是在教团里,竟然还有人会做荞麦面?

“有个大婶前些日子用荞麦换了些苹果,顺便教我做这个,我看神田也不像是西方人,就尝试做了一下,不知道会不会好吃?”狄茉解释着,略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用不熟悉的人来当小白鼠……总是不太好的吧?“不过不好吃的话,我也烤的有面包的哦!”

“都可以。”神田不太期待这碗荞麦面的味道,本来时常在外也不太会讲究食物,只要能吃就行。

他在狄茉的注视下吃了一口,皱了皱眉,然后,继续吃了下去。

“怎……怎么样?”狄茉很是期待能听到小白鼠的感受,“味道……还可以吗?要不要换掉?”

“还可以吧。”神田闭了闭眼,这份荞麦面的味道,让他想起了朵洛莉丝。在他所知道的人当中,只有朵洛莉丝敢直接在他的蘸酱里放芥末!“芥末太多了。”

“诶?我以为你会很喜欢吃芥末……”狄茉想起了什么,立刻去倒了杯水,“真是抱歉……因为我听大婶说,荞麦面要放芥末才会好吃,就直接放进去了……”

“芥末是吃的人自己放的。”神田接过水杯,稍微解释了一下。

虽说他喜欢吃荞麦面,可也是……不会放那么多芥末的。

“原来是这样……我重新给你做一碗蘸酱吧!”

“我要走了,谢你让我留宿一晚。”他拿起了桌上的六幻,耽搁的这么些时间,已经让他的行程延后了一些,他必须要走了。只是走了两步,一时想起什么似的停下来说,“朵洛莉丝很好,你不用担心。”

“……”狄茉惊讶了一下,她万分没想到,神田竟然会说这个。

这个表情毫无遗漏地落入了神田的眼里,让他感觉到狄茉跟昨天的样子有些不太一样了,具体是哪里不同,他不知道。

“对了,我正好要去送苹果,今天晚上有庆典呢,神田先生可以陪我过完今天吗?啊,请等我会儿……”狄茉找了个借口,离开了。

样子有些急促,也没有给他答应或是拒绝的时间。

很奇怪。

这个女孩跟昨天那个聊朵洛莉丝聊得很开心的人,差别太大。

她不是很担心朵洛莉丝吗?

狄茉的异常举动,让神田决定再多留一会,他想知道,心里这奇怪的感觉是什么。

街上已经布置好了一些装饰,在小镇的中央还搭建起了篝火,大家伙的脸上都洋溢着喜悦的笑容。

神田最后还是陪着狄茉一起去送了下苹果,还听那些人说昨晚有几个人失踪了,让她一个人小心些。

“嗯,我会小心的!”她这么说着。

可她的脸上……完全没有害怕的表情,而是淡淡地笑着,那样子,像是本来就知道昨晚有人失踪一样。

一想到她早上的奇怪样子,神田在心里做了最坏的打算。

这个女孩,也许是个恶魔。呼唤了谁的灵魂,而那个人真的认识朵洛莉丝。

“啊啊啊——”

一阵尖叫声从后方传来,神田转身的同时,正巧看见一位大叔中了恶魔病毒,浑身被黑色的五芒星所覆盖……

“大叔!”狄茉尖叫了一声,扔下手里的苹果就要跑过去。

神田及时拦住了她,“不要过去,很危险!”

“可是……”

“中了恶魔病毒,他已经没救了。”神田说着,拔出了六幻,将狄茉挡在身后,“你就找个地方老老实实的躲着,不要碍事!”

“神……”

狄茉的话还没有说出口,神田就已经冲了出去。随着神田的动作,越来越多的恶魔从四周窜出,肆意地扫荡整条街道。

狄茉没有躲避,也没有听神田的话去找个地方躲着,而是站在原地,看着他的背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恶魔的子弹如同雨水一般疯狂的落下,将房屋、摊贩、搭建好的篝火堆、人毫不留情地毁掉,尤其是对着那个人群中唯一的——驱魔师!

那一天,朵洛莉丝也是在这枪林弹雨中闪躲,不停地挥舞着手里的鞭子,消灭恶魔……消灭恶魔!

可那天的恶魔不知道怎么回事,像是永远也消灭不完一样,越来越多!

当时只有她一个驱魔师,就算是有三头六臂,也无法从那么多的恶魔手上,保护所有人的安全。探索员已经死了一半,残存的人还在坚持着能帮上她一点忙,试图减轻她的负担。

结界装置的光芒在闪耀着,困住一个又一个的恶魔,以便能给驱魔师争取到更多的时间!

她的右手颤抖着,长时间的维持着一个动作让右手已经僵硬了,可她没有停下哪怕一秒钟来休息。

“一定要从恶魔手中,保护好他们!”

这是唯一能让她坚持的理由,手中的武器闪现出莹绿色的光芒,在她的挥舞中,更加的精准,更加狠!

可是……没有用了……再狠再精准的攻击都无法救下那些拼命支援她的同伴们!她受不了了,疲倦感在最后一个同伴也死掉的时候,席卷而来,将她坚持的理由都一一摧毁!

她再也没有站起来的力气了。

“不……”

现实让她很崩溃,早已透支的身体已经无法再行动。他们明明那么拼命了,却还是死在了她的面前,到底……她在做什么啊!

为什么谁也保护不了……

“嗒、嗒……”

脚步声有规律的响起,最后停留在了已经丧失了战斗能力的朵洛莉丝面前。

“你叫什么?”那人慢悠悠的问,四周尚未被消灭完的恶魔都停止了攻击,将他们围成一个圈,等待着命令。

“朵洛莉丝……”而她已经疲倦地没有精力去关注恶魔们奇怪的举动。

“是你啊,可爱的小姐。”那人蹲下身,嘴角扬起微笑,“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我也只能说抱歉了,你的命,我要拿走了。”

拿走?

命?

不……不可以!

“不……我还可以……”朵洛莉丝挣扎着再次握住了鞭子,不能放弃,至少……不能让大家白白的牺牲掉……手几乎是下意识的朝着那人挥去。

“放心,我会很轻的。”

那人随意的握住了朵洛莉丝企图挥动的手,戴着白色手套的手,进入了她的视线,穿过她的身体,直接握住了那被皮肤、筋脉、骨头所包裹住的心脏。

然后——

“晚安,愿你有个好梦。”

“啪嗒——”

泪水自“狄茉”的眼里流出,滴落在地上。五芒星自额间破皮而显,霎时间恶魔的外表挣破了半边脸。

她想起来了,想起那一刻心脏在那人的手里跳动的感觉,被他捏住的窒息感,让她觉得无法呼吸,甚至能清晰的感受到生命的流逝,即将死去的恐惧感!

这是她成为恶魔以来,唯一忘记的事情。

“神田……对不起……”

“狄茉”忽然间捂着脸哭了起来,她觉得自己真的很可笑,曾经那样拼命的想要保护哪怕只剩一个的同伴,如今却以这副姿态杀了许多人,甚至杀了很多她曾经的同伴!

“对不起……”

她哭着,颤抖着。

再也无法抑制杀戮的欲望了。

越是舍不得放神田离开,就越是想要将一切都摊开,想要杀掉神田。

可她是——朵洛莉丝·弗尼埃!是那个曾经跟他并肩作战的驱魔师!

不是狄茉!也不应该是恶魔!

她不清楚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神田的,只记得当自己清楚的意识到,关注神田比关注其他人更多的那时起……就已经是喜欢他了的。

他爱吃的东西,战斗方式,说话的语气,甚至连能让他生气的那个点都知道……

可她不敢太过的接近神田,她怕自己会更加喜欢这个人。喜欢这个明明是同伴,却对谁都一样,浑身都带着疏离感的人。

啊,好想知道啊,想知道神田的心里在想什么,想知道他是怎么看自己的。

于是她拜托拉比去问了问。

“朵洛莉丝?”提起这个名字,神田不自觉的皱起了眉。“你怎么想起问她?”

“随便问问咯!”

“很讨厌的家伙。”

是……是这样啊。

神田的话让她不敢再接近他了,就这样默默地看着会更好吧?

偶尔送去一点关心可以吗?她知道,神田每次做任务都多少会受点伤,不知道准备的急救箱……能不能有机会送出去?

荞麦面她已经会做了,偶尔会假装是厨师,在杰尼的厨房帮忙,偷偷给他做吃的,应该不会被发现吧?毕竟她总是习惯性的把芥末放在蘸酱里……

太多了,想做的事情太多了……

也许神田根本就不会发现这些,对神田来说,她只是个很讨厌的家伙。

神田注意到了她的变化,却丝毫不惊讶,真就像他想的那样,是个恶魔。

“你们几个,回来吧。”

“狄茉”召回了那些还在跟神田打斗的低级恶魔,尖锐的利爪捂着左边那半已经显露出来的恶魔面孔。

是没看过的恶魔。

神田想着,将六幻横在胸前,做好了迎接恶魔的准备。

“你……还真是老样子啊,神田。”她自嘲地笑了,独自低喃。恶魔的姿态也从昨晚杀掉那几个人之后,就进化为了lv3。

神田没有犹豫,是恶魔就不需要手下留情,既然她不攻过来,就只有他去消灭她了!

六幻的每一次攻击,无论是多么猛烈地进攻,都会被她躲开,就像是提前知道他的攻击路线一般,而她这随意的战斗方式让神田看不清她的目的。

忽然,“狄茉”伸出利爪,朝着神田挥舞而去!

挥出的六幻还来不及收回,他只能硬生生抗下那一击攻击!

“咚!”的一声响,神田已经被打倒在墙边,那堵墙也因大力的冲击而碎裂!他忍痛站起来,看着那没打算再给他一击的恶魔。

LV3恶魔的攻击力让他惊讶!看来恶魔的进化不仅仅是形体与力量的进化,就连速度……也是快的让他有些来不及反应!

“这就是……LV3的力量。”“狄茉”说,利爪握紧又放开,样子像是连自己都不知道,只是随手的一击就会有如此大的威力。

这算什么?攻击了他之后,还一副不清楚自己力量的样子?!

可恶!

神田再次拿起六幻攻了上去!

可她却笑了起来,笑的让人无法看透她的想法。

“呵呵……我竟然有一天,会以这幅姿态来跟你战斗……神田,我曾经的同伴啊!”

“你是谁?”

那不伦不类的样子,无论她再怎么表现的像人,也始终是恶魔,是必须消灭的存在。可她的某些举动,让他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就好像熟知的某个人,正穿着小丑服站在他面前,即使外边不同了,本质依旧不会变。

“朵洛莉丝。”

她不想再隐藏了。

躲开神田的挥刀,她向后跳了几步拉开距离。

成为恶魔的这几个月里,她过的很痛苦,那该死的命令,那每次杀人之后的罪恶感……每天都在折磨她。

折磨的,她想要死去!

“怎么回事?!”神田惊讶地瞪大了眼,他猜想到狄茉会是恶魔……“你说什……”

“我是朵洛莉丝·弗尼埃,好久不见了,神田。”她再次重复了一遍,“如你所见,我是恶魔!”

“你是朵洛莉丝……?”

“我妹妹呼唤了我,所以我还活着,以这不伦不类的样子。”

“你妹妹怎么会知道?教团已经将你的尸体火化,不可能会有人知道你已经死了!”

神田是亲眼看见她的尸体被火化的,不可能出错!

“双胞胎之间的感应吧。”朵洛莉丝说,伸手捂住心口的位置,“就像她摔个跤,把腿摔破了,我也能感觉到相同的位置疼。我死的时候……心脏都没了,你说那种感觉,她得有多疼呢?”

朵洛莉丝左边那破开皮的恶魔脸上,那看起来像是眼睛的地方,泛着红光,她祈求着,“神田,杀了我吧。”

那道“杀了驱魔师”的命令在脑海里作祟,企图夺取控制权,杀掉眼前这个驱魔师!

“我早该猜到了。”

神田想起,从相遇的时刻起,那个少女的身上就有着说不出的奇怪感觉,无论是撞上他,还是留他过夜,亦或是早上的荞麦面。

“如果真是你妹妹,早上有更加方便的早餐,却要做一碗荞麦面,还直接在蘸酱里放了芥末。”他说,“以及,我提起你很好的时候,她的表情很奇怪。”

如果真的担心朵洛莉丝,在听到她很好的消息时,不应该那般惊讶。

“是啊,因为你竟然会安慰我,真是意想不到的惊讶。我很高兴,最后能遇上的是你……”

在身为人类的时候,在还是朵洛莉丝的时候,她就喜欢上了这个爱逞强的同伴,时刻关注着他的行动,知道他喜欢吃什么,平时会做什么,看到他受伤会担心的吃不下饭。

可驱魔师的工作是伴随着危险的,太过喜欢的话,要是有一天他死了,只怕她会陷入崩溃。

因为只有她自己知道,朵洛莉丝是个胆小鬼,是个自私的人。

当她作为恶魔重生,再次见到神田的时候,便恨自己现在的模样。可她终究是不想再错过……她想好好地跟他聊会儿天,想问问他最近过的怎么样,内心的渴望让她开始小心翼翼地跟着他,制造了这场相遇。

再次的重逢,给了她一个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的机会,她很高兴,很痛苦,在那互相抵抗的本性之间挣扎。

“如果没有出现恶魔,你会不会给我这个机会,一起参加晚上的庆典呢?”

她笑的很勉强,也很虚幻,让人看不清神情。

忽然间,她强制收起了恶魔的面孔,向神田伸出双手。可本该是眼白的地方还是黑色,皮肤逐渐的以六角形的形状一片一片从脸颊脱落。

一旦被恶魔的本性覆盖住人类的本性而打起来的话,神田没有胜算。

因为她是lv3的恶魔,因为她……深知神田的作战方式。

“动手吧,趁我还保持清醒,让我作为人类死去……”她微笑着说。

这是她最后的,任性的请求。

“……”

明明只要消灭掉这个恶魔,一切就结束了。

可有那么一下子,神田犹豫了。

这个恶魔曾是昔日的同伴,这个真相让他犹豫了。

他想起那一天,还是他在一片废墟中找到了她的尸体。她就那样安静地躺在地上,若不是身上有伤,几乎让人觉得她只是太累而睡着了,左胸口那个微微凹陷的地方,那心脏的位置……空荡荡的。

她的身体,也随着心脏的消失而失去了生命的重量。

神田一直以来都不会对恶魔手下留情,因为他清楚的知道,恶魔是必须要结束的悲剧,而不是让它们继续滋生出新的悲剧。可就算见多了因各式各样的理由而制造出来的恶魔,也从没想过,他们会以这种方式再次相见。

以这悲伤的方式。

“你知道吗,Démon(狄茉)在法语里,是恶魔的意思,我妹妹从来不叫这个。”

“别犹豫,我现在……只是一只恶魔。”

发动时的六幻很美,就像是在漆黑的夜里,点亮的一盏明灯,引领着人类的灵魂,前往该去的地方。

星星点点的光团从她的胸口溢出,顺着六幻的刀刃,向着神田漂浮而去。脱离了“机械”的束缚,虚幻的人影最后一次鼓起勇气,亲吻了他的额头。

“神田,谢谢你……”

我爱你……

【- End -】

【说在最后的唠叨:

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也是一个注定了没有结果的暗恋。

其实我想过另一个结局。

在遇到神田之前,朵洛莉丝先遇到了库洛斯,库洛斯将她改造了。后作为引领者,带着提艾多尔小队前往江户。嘛……最后也是死了,因为无法违抗伯爵的命令,忍不住杀人的欲望而自爆。

一天的时间对于成为恶魔的人来说,已经够奢侈了。就算多相处了几天,也只是徒增不舍。

所以这个结局……就还是算了吧。】

评论
© - 叶因elot - | Powered by LOFTER